领带:写科幻是由于某种浪漫主义激情在作祟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23日 13:08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领带

领带现年21岁,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贸易经济专业。95后的领带是个典型的动画宅,平日里喜欢看漫画,有了灵感便写作。

“宅男本来是指对某种事物(一般是指ACG作品,即动画、漫画和游戏的统称)有十分的热情投入进去,并且容易达到忘我状态的人。现在这个称呼被滥用了,很多人以为不爱出门就是宅男了,其实比起‘宅男’,‘御宅’是个更好的称呼。”领带强调了一下,说自己只算一般的动画宅,还没到狂热的程度。即便是这样,跑出这个兴趣圈子,他时不时蹦出来的日式汉语,还是会让很多人困惑不解。

漫画小说给了领带最基本的写作基础和空间,包括人物情节、语言风格这些基本上都受此影响。因为没什么生活经历,领带构想故事情节的时候,往往会先联想到看过的作品里的情节,人物形象的塑造也是这样,可以说这样的写作本身就是一种模仿。除了写作,漫画小说也把领带带入了科幻世界,最初接触到科幻就是日系漫画中科幻题材的作品,到高中他才开始看《科幻世界》,然后才逐渐看美国的科幻小说。

日本的漫画(和动画)里有很多优秀的科幻作品,他最喜欢的当然还是EVA(福音战士)。这个作品本来在动画里也有很高的地位,对他来说接近启蒙的作用。EVA里涉及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知识,比如精神分析、圣经宗教、城市、军事等等,以及作品本身伴随着各种语言、符号,对年幼的领带都是不小的震撼。“EVA运用了许多在动画里很具有实验性的叙事方式,虽然后来知道这些都是电影里玩了半个多世纪的东西,但对小时候的我来说也是具有很大冲击力的。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它对人物的塑造十分成功,后来十年之内的类型动画都在这方面对EVA有或多或少的借鉴,里面特别是对人物的心理描写真实深入,我自己有很强的代入感,这也大概是我最推崇EVA的地方。”领带谈起他所钟爱的动画作品,兴致勃勃。此外,从早期的手冢治虫开始,科幻一直是漫画和动画的重要主题。在这次大赛中,领带提交的作品《自杀犯》就参照了《攻壳机动队》和《Psycho-Pass》。

大一时,领带加入了人民大学科幻社团。“平时就是跟社团里的人一起看看电影,吃吃饭。进入社团以后,就是看的科幻作品数量比以前多了很多吧。不过似乎跟科协里的人确实相性更合些,不知道是因为读了科幻才有共同特点,还是因为有共同特点才去读科幻,总之在科幻以外的方面,才是我们科幻协会的特色。”领带玩笑说。因为深受日本漫画的影响,领带聊天时会不自觉切换到日式漫画的对话风格,反语和自嘲往往随口而出,一如当他谈起写作和学习如何调节时,他说:“不用协调……没怎么写,沉迷学习。”

“本来科幻就不只是科幻本身,更不只是现代科学本身,从科幻里延伸开去,比如通过科幻开始关注技术对人对社会的影响啊,科学理性的本质和历史啊这些,我觉得才是科幻的意义所在吧。跟社团的大家在一起,可能会有更多的问题域被打开,对这些可能讨论得更深,这也是在社团里的学习成长。”

在这次科幻大赛中,领带提交的作品《自杀犯》描述了一个将每个人的健康与生命立法“管制”的未来世界,一个人自杀就是犯罪,便是触犯了《死亡管理法》,会让父母亲友蒙羞。这篇小说的灵感来自领带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上,读到“生命政治”这个主题,于是觉得可以用到科幻小说里面。生命政治是一种从上到下的治理技术,通过把人的特征自然化,以自然知识的权威达到一种对人的微观权力的控制。如果这种生命政治普遍实现会是怎样一幅图景?加上某种奇怪的浪漫主义激情作祟,对那种不顾人本身意愿和意志的整体要求的做法比较反感,领带决定把这些思考写出来。

“自杀的主题倒是突然蹦出来的一个念头,一开始只是想写一个突然死掉的人无法被社会地确定身份,具体就是找不到人领尸。我觉得还挺切合生命政治的议题的,因为将生命自然化的基础其实就是死亡这一生命面对的最大的被给予性,生命政治其实就是对死亡的认识,而对这种治理的否定就体现在非自然死亡上面,这一点上,自杀其实是非自然的生命的最终完成。但我又觉得这样是不是有太重的反乌托邦的迹象,所以我尽量想写得没有那种老大哥在盯着你的感觉,虽然最后还是很反乌托邦。”生命政治不是乌托邦,如果朝着并不理想化的“合理的发展方向”,在里面人毋宁说是舒适的,但这种合理里面其实是理性的暴政。

保持阅读,在领带看来是学习写作非常关键的。对他写作影响最大的作家,一直都是他最近在读的一本书的作者。因为还没有形成明确的个人风格,处在模仿阶段,需要广泛涉猎各种类型的作品,任何再尝试着写一个看看。如此,之前看过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留下一些痕迹,而最近的阅读总是影响最大的。

“我其实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作品,这么说的底气是因为根本就没什么作品。”这样的调侃让人忍俊不禁。领带会经常写一些开头,但往往写了开头就丢在一边了。“我想主要还是我生活经历太少了吧,构想一整篇故事并且不离宗旨这个要求还是挺高的,我也没有写那种没有剧情的小说的本事。比如我投稿的这篇,可以很明显看到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差别很大,这其实是因为我中间歇了得有半个月才接着写的,因为一直不知道怎么把剧情推进下去。”这样的创作经历给了领带很多启发:写小说还是要有灵感,按照基本的点子来,但是写作者本身的能力也是很必要的,没有能力去完成点子也是白搭。

责任编辑 / 薛小燕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