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骐:当初带我进入新世界的《三体》纸张怎么这么差?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9日 19:35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李卓骐

 李卓骐,目前在成都理工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就读。年龄近乎18,生于大概是G49D001008与G49D002008的交界地段(测量学坐标,两个图区交界是在湖南中部)。平日热爱葛优瘫、战术目镜、天降正义等,在此之外偶尔也会游历维斯特洛大陆及周边地区。

他有近十年的写作经历。接触科幻几乎与写作的开始同时发生,那时母亲大人为了给他订了几本杂志以助提高他羸弱的语文能力,其中之一便是《科幻世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订阅自那年起到高三都没有断过。

迷恋了两年《科幻世界》之后就在封底的“怂恿”下买了几本正版的长篇故事,初中时花费许多时日读完《三体》之后的他觉得世界都变了,整个人每天恍恍惚惚的在学校里喊着:“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之类的胡话,还试图强行安利给同桌、同学、亲朋好友,但当时食用他安利的同学实在是寥寥无几,更多的同学愿意看《科幻世界》增刊里奇妙诡谲墨熊的CHAOS城邦系列。按照他的话是:“至少之后我们县城里最大的书店每个月进的三本《科幻世界》还是可以卖完了”。

他是想写文章还是得博取中文作品的精华才买了一些当代文学大师的作品,在意图真正写作之前,他说自己的阅读范围几乎都是科幻及相关作品。

他的故事大概就是:当初带我进入新世界的《三体》纸张怎么这么差?

以下是对李卓骐的采访实录:

你觉得自己是一名怎样的科幻迷?

我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不够坚定的科幻脑残粉。在如愿以偿来到成都之后,碰到了我们学校的科幻协会,四川大学、西南交通大学、西南财经大学以及其他众多协会的科幻迷还有华文、阿贤等成年老幻迷后,我在成都的社交圈基本就固定了,和他们面基、面基、面基几乎是我上个学期出校门的唯一理由。

你最喜欢的科幻作家是哪位?哪个作家的作品对自己的写作有很大影响?

大刘(刘慈欣)肯定首推,还有何夕和韩松,还有许多在《科幻世界》上投稿的作家。老王(王晋康)上次来成都理工大学做的讲座很棒,让我看到了当年叱咤风云的影子。我开脑洞时几乎是综合我所有的阅读经历,没有哪个作家的作品对自己的写作影响特别大,所以我至今也没有特别突出的单篇作品。文章至今只在本次比赛上投过一次稿,其他私密性质的征文,参加过西南财经大学科幻协会的两次征文,收获“钛金银离子纳米墨水不粘纸笔”和“虚拟偶像爱朵露”。

科幻在你生活中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目前科幻在我的生活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如第一个问题所说的,和成都的科幻迷面基几乎是我上个学期出校门的唯一理由。科幻甚至是我之后可能会选择的行业。

你最希望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科幻迷群体? 

脑洞清奇,探索欲强,尊重科学的幻迷群体,最好都还能早日变成科幻作家。隐隐约约的感觉有隐隐约约的小圈子,科幻迷小圈子好的话是可以相互促进,不好就是可能过分的竞争会伤害感情。

刘慈欣是你喜欢的科幻作家之一,你觉得《三体》中映射出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是否代表了中国尤其是大陆科幻作家的一种基本人文素养态度?

大刘他所关注的问题很独特而且很专注,但是这种独特与专注是少有人能做到的,所以我觉得国内大多数作家对世界的看法与态度与不会与他相同。如果社会达尔文主义指的是他文中似乎对男性给予更高的评价的话,我认为那是大刘所处时代与环境的必然影响,纳粹同理。中国科幻作品的创作主力应当是在向新生代发展的,他们在这方面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至于现在,别说其他优秀的中短篇,起码何夕和韩松的作品都足以先翻几年了。

那你觉得在欧美科幻文学实际上逐渐日落西山的背景下,日本以及中国科幻文学的崛起背后是否有更深刻的社会和文化因素?

我一直认为科幻的繁盛与人文教育水平提高是紧密相关的。伟大的科幻作品不仅有着科学的点子,精妙的故事,而且应当蕴含作者不俗的思想。还有市场,一个成熟的科幻市场能让成熟有趣的科幻故事、电影井喷。这些畅销故事固然是科幻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且对少儿的探索精神培养有着不小的帮助,但也会使作家更少花时间来专注思考某些问题。

相比之下,中国幻迷的圈子在变大,而市场依旧尚未成型,把写科幻小说当作谋生手段对大多数作者来说是不可行的。这种情况下,大家多是以认真的态势在业余时间把小说写好,强行把它也算在文化里面吧。

担任这次赛事的初审评委感觉怎么样?

第一次当评委,感觉很神奇,体现在,在数量众多的“上一篇评分”影响下,评分标准趋于混沌。在评选作品的过程中,我个人的喜好是:脑洞优先,文笔辅助,实际应用性作参考。希望能在作品中看到一些不落于俗套的作品,和阿缺、张冉所说的一般,“幽默很重要”。

就从本次超短篇科幻小说创作大赛来看,你认为目前的国内原创科幻小说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百花齐放的前夜。除去其他不说,至少我坚信科幻协会的文创氛围如果能在这关键的几年里大有改观的话,《科幻世界》一本杂志就肯定不够了。

在科幻社团的一年里,让你最有成就感,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让我最有成就感的事是我们在自强社手里最终分到了老王(王晋康)讲座的协办权;回忆满满的事情是去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开始的面基,在“科幻交际花”华文家的一夜和他的毛绒小狗,还有儿童节时跟着社长还有黑武士出去当了一天城乡儿童博物馆的志愿者。

你觉得科幻协会目前存在发展困难的问题吗?主要存在什么问题?你觉得可以怎么样去做得更好?

发展困难肯定是存在的,我觉得目前存在最大的问题应当是组织活动。活动缺乏足够的吸引力导致会员活跃程度降低甚至很低。更可怕的是,它可能只是一个恶性循环的开端。协会内部文创氛围不浓,没有出现一个足以引起别人关注的作家,同时资金短缺,导致我们协会在学校里面出镜的机会少,几乎成了学校里的隐藏社团!当然这也可能是我们的宣传方式有问题,至于缺少各类技术人才,应当就是上述问题的结果之一了。

这个学期我们打算在社团构架上做出一些改变来试图增加会员粘性,我觉得四川大学科幻协会的兴趣小组制很不错;还有便是着重培育新一届的创作意识,在这个方面西南财经大学科幻协会也是一个不错的榜样。

当然,上述都建立在这一次能招到大量新社员的基础上。希望通过在招新之前的西南联合征文能够替我们找到更多的潜在会员,希望我们在图书馆建立科幻专柜的提议不会被学校拒绝。

责任编辑 / 万土桥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