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宇:一个好的故事是科幻小说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9日 18:36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陈星宇

陈星宇,今年大二,就读于华南理工大学软件工程专业。初中的时候,发现自己看的书和电影逐渐缩小到科幻这个领域,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科幻。“对科幻感兴趣也许是源于从小就有停不下来的脑洞,当我发现有这么一个领域可以容纳如此之多有意思的想法,而且这些想法可能有朝一日会变成现实,多么令人兴奋啊。”

陈星宇喜欢看科幻类小说和电影,也喜欢看科学新闻,“每次看着这类的新闻总会觉得心潮澎湃,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活在了一个充满了可能性的时代,而更让人兴奋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构建未来的一部分。”闲暇的时候,他会阅读一些经典的科幻作品,阿西莫夫的短篇,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等都是他十分喜欢的作品,“这些传统的科幻小说体现出来的不仅仅是作者对于科技的想象力,更是表现了作者强大的故事构造力。”近几年的科幻力作他都有好好地去看,“精彩的作品依然不够多,像《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这种级别的片子遇不遇得上,基本是随缘了。”

美国著名科幻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是陈星宇最喜欢的作家,他的“基地三部曲”给陈星宇带来过很大的震撼,“看完之后脑子回荡着对阿西莫夫的惊叹,让我第一次知道‘科幻原来也可以这么写’。”在陈星宇看来,科幻小说最重要的就是科幻设定和故事,科幻设定是为了故事而服务的,一个好的故事才是科幻小说的灵魂。接触多了优秀的作品,让他的看文的标准高了很多,写作上也体越来越注重故事。

“由于专业的原因,平时其实很少写文章,更多的是打代码。”陈星宇调侃说。高中毕业之后,时间相对充裕了起来,陈星宇开始想着动笔写东西。写过科幻,试过奇幻,“一般有想法了,觉得非写不可了就会写出来,不过这样心血来潮的时刻并不多。”对陈星宇来说,创作科幻作品的困难在于怎么把科幻设定融进故事里面,能让小说从一本科幻说明书蜕变成一个好的故事。陈星宇表示未来会继续写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脑洞,打算尝试一下文字游戏剧本的创作。

进入大学后,陈星宇加入了华南理工大学科幻协会。不定期举行的访谈会,和科幻作家们进行深入交流,领略他们的世界观和创作观,对于陈星宇来说都是很棒的经历。“说到社团,不得不提我协的创建。在十年前的时候,我校还没有科幻协会,也没有人组织建立。有一天我协会长1.0突发奇想,在我校图书馆里借阅了大量的科幻书籍,然后在书中都夹上了纸条:‘同学,你对科幻有兴趣吗?我们一起创立华工的科幻社团吧(可能有传说口误)’。1.0还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于是那一年,我们协会初具雏形,在1.0和2.0的全力打造下,华工逐渐成为广州地区科幻协会的旗舰型协会。”

此次陈星宇作为科幻社团代表担任初审评委,“能看到很多不同的作品,看到各种各样有趣的想法通过文字汇聚在一起,感觉很有趣。”在评审过程中,他偏爱简单的科幻设定、精彩的故事这种类型,能够把故事讲清楚而且留有回想的余地的更加欣赏。“作者的文笔一般只要不是太诡异都可以接受,但是对于幼稚、故作高深(明明一眼明了)的不能接受。本次大赛中,有一篇叫《我在》的作品印象很深刻,文章讲述了人工智能方面的一些想法,对人物刻画很深刻,并且对人工智能的界限做了一个很深入的探讨。”陈星宇表示希望接下来能看到一些以科幻为载体来表现人性的故事,比如人和机器的冲突,科技高度成熟下的人类情感冲突,以及一些新奇的方向和思考。

“目前中国科幻的势力还是比较弱,相对于泛滥的玄幻修仙言情来说,科幻小说需要读者有一定的知识水平,也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去感受去思考,这一点决定了科幻小说很难全面推广到大众之中,也决定了中国科幻的发展还将经历一段坎坷的路。”陈星宇认为科幻小说的创作相对于天马行空的奇幻文来说更有难度,“这一点也让从事科幻事业的人一直保持在比较低的水平,发展的力量不足,也算是目前的困难所在吧。”

责任编辑 / 杨静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