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钰涵:读书,恐惧与快乐并存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4日 19:20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我们眼睛所看到的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虚拟和现实中到底什么才是真相?很多小说和电影都在探讨这样的问题。参赛作品《噩梦》就讲述了因“胎内回溯症”而陷入噩梦困扰的孟言在梦中全力挣扎却发现身处“人体电池”局中的故事,操控“人体电池”的人也在受别人操控而做梦呢,还是这一切全都是孟言的一个噩梦,结局令人回味。

这篇小说是作者盖钰涵在考研二战的复习期间写的,作为一个电子科学技术专业的理工男,他心中的文科之火却在熊熊燃烧。因为小学时想要恶搞一篇课文,内心写作的欲望被激发,平时生活中一有灵感就会记下来,想到新的点子了便往上补充,他要求自己的作品中起码有一处的创意是新奇有趣的。但是有时候有了一个让自己很满意思的好点子,上网一查却发现别人十几年前就写出来了,所以他谈到写作之前要多看书。

说到看书,盖钰涵在2015年花费超过1500元买了各类书籍,备战考研期间整天泡在图书馆,复习不下去时他便开始看其它书籍,许地山的《道教史》、张萌麟的《中国史纲》、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王绍光的《民主四讲》……他的书单让人惊叹,但是通过广泛的阅读,让他对于历史、政治甚至艺术的热情完全爆发,“历史和政治的中心都是人,我认为人才是最有趣的”。他说读书是一件恐惧与快乐并存的事情,一方面读书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无知,另一方面从书中汲取了新的知识却会让自己变得更有趣,他最享受的就是新的信息打破自己固有观念的那一刻,感觉整个人都被刷新了。

盖钰涵在小学的时候曾看过一本2004年中国优秀科幻合集,刘慈欣的一篇《圆圆的肥皂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他读的第一篇科幻小说,大团圆的结局和神奇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深深吸引着他。此后盖钰涵就开始订阅《科幻世界》,大刘的科幻小说更是一部都没落下,他非常喜欢大刘作品中那种“工程师的味道”。

在盖钰涵眼中,科幻算是社会的预言,人们通过文字把内心中对于未来世界的幻想呈现出来,而多年以后这些幻想都可能成为现实。英剧《黑镜》是他心中的理想科幻范本,通过那些建立在科技背景下的故事,表达了科技对人性的利用、重构与破坏,黑色幽默下引出令人深思的社会问题。而《黑客帝国》和《盗梦空间》这两部经典之作也给了他很多启发,剧中人们颠倒了梦境和现实,让人分不清什么是真,所以他写下这篇《噩梦》,在文中提出了未来世界的“人体电池”,它能把生物能转化成热能,那些想要逃避现实的人只要和发电厂签订协议就可以永久地活在虚拟世界中。

除了科幻小说,盖钰涵还写过电影剧本和玄幻小说,最喜欢写“那种把读者唬得一愣愣的烧脑型小说”,因为本身自己就喜欢科幻烧脑类型的电影和小说,其中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创意和情景让他着迷,所以也希望可以写出那样的作品,给读者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学过七八年绘画的盖钰涵在空闲时间偶尔也会画一些东西,除此之外他还很喜欢昆虫,对一种通过模拟仿生系统建造一个真实的蚂蚁生存空间的艺术品“蚂蚁农场”非常喜爱,因为他有一个简单的小梦想:“等我有了闲钱就去买个豪华蚂蚁农场。”

责任编辑 / 谢恩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