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龙虾:在科幻面前,我不是残疾人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2日 14:13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天降龙虾

天降龙虾出生于1984年,许昌人,因为身体残疾,读到初中一年级被迫辍学。2003年开始在网络上写小说,科幻小说、童话故事、散文都写过。由于身体的缘故,他长期宅在家里,除了看书上网,几乎无事可做。

在所有阅读中,天降龙虾最喜欢读哲学类和科普类的书籍。《资本论》、《自然辩证法》、笛卡尔的《第一哲学沉思集》、叔本华的《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黑格尔的《逻辑学》、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都深入读过,甚至还尝试写过一部有关哲学逻辑重构的书,字数很惊人的达到了30万,他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完的。除此之外,天降龙虾还非常喜欢《巴黎圣母院》这本书,他说可能是由于自身残疾的原因,他对卡西莫多这个角色的印象非常深刻,甚至还围绕卡西莫多改编出一个奇幻故事,赋予了卡西莫多更多的知识,让他更能够把控自己的命运。“一厢情愿为爱情而死,对一个残疾人来说真的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天降龙虾这样说道。

在2003年,天降龙虾在写作网站里写了个科幻小说故事大纲,和网友交流后,他开始留意科幻方面的东西,经常去看科技新闻和科幻小说。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死者代言人》、星新一的短篇集、《银河系漫游指南》等等,都是在网友们的推荐下找来读的。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可能要算《死者代言人》了,里面描写的那种外形像猪一样的外星人,以及他们与人类之间产生的误会,极大地拓宽了他的写作思路。另外,星新一的科幻短篇也很有启发性,让他知道科幻可以像寓言故事那样,短小、精致、诙谐幽默,同时寓意深刻。

从开始在网络上写科幻起,他就常在各大科幻论坛出没,陆续在曾经的《科幻世界》杂志社官网论坛的几大版块当过版主,从那时起,他结识了一帮死忠科幻迷,自己更是成了一名“硬科幻原教旨主义者”,一度在网络科幻圈小有名气。后来他加入了中国首个网络科幻爱好者杂志《新幻界》编辑部,任职校对、推广、网站管理。2010年,天降龙虾在当时的“起点文学网”成为签约作者。2013年不幸罹患重症周边神经炎,半瘫痪状态持续了两年多,养病期间回顾自己的科幻写作爱好,觉得很不甘心,遂在2015年病情好转之后,开始下功夫修改以前的游戏之作,并积极投稿,参加征文评选活动。近一年时间,已先后在“蝌蚪五线谱”、“小科幻”等平台上发布了几篇作品。“直到去年之前,我都基本上没怎么投过稿,主要是觉得自己水平太差,也没什么语感。在2013年生了场病之后,觉得反正豁出去了,只管投稿试试。最近,有篇微科幻小说,在刚结束的第五届光年奖上,得了三等奖。”

在这次科幻小说创作大赛中,天降龙虾提交的作品《特殊教育学校》是较早的投稿作品,小说描写了一个特殊的学校,学生们都各具异能。有的可以监视位于教学楼另一侧的老师办公室,实际上这位同学是位盲人;有的可以听到任何一丝细微的声音,实际上她的听力有些障碍。这所学校中的每一位同学和老师,实际上是各种各样的残疾人,通过改造了残疾部位,反而有了“特异功能”。残疾人通过改造,把缺陷变成特长,文章读来有趣又略带一丝忧伤。“写这篇小说,其实有我个人的希望和牢骚在里面:虽然医疗技术一直在不断进步,但很多残疾依然是在短期内看不到治愈的希望。残疾人的致残因素显然是人生的短板,假如把这块短板接起来,使之成为最长的一块,又会如何?这就是我写作的初衷。”

如果不是身体原因,在被迫辍学之前,天降龙虾都没想过自己会写作,开始在网络上写作很久后也还是这种心理。因为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生活阅历也十分简单,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前途。网络上那些活跃科幻迷们一拨走了,一拨又来,他却几乎一直坚守阵地,微、短、中、长各种篇幅的科幻小说都写过。“我不是那种正能量很足的人,对现实世界是有一点小失望的。健康的人们尚且受到各方面的局限,残疾人就更不用说了,主要是这些局限真的很难通过自身的努力去打破,很多时候往往是好不容易突破了一层局限,然后发现自己不过是到了一个更大的局限中。科技确实可以解决或改善一些问题,而科幻又是建立在科学之上想象力的飞升,写科幻小说,是我表达自己内心的途径,也是我对未来的一丝寄托。”

至于未来的规划,天降龙虾说这对他来说有些奢侈了,生活自理都是问题。他表示会继续坚持科幻创作,在科幻这个爱好面前,自己不是个残疾人。

责任编辑 / 薛小燕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