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槐:执着于描写心中的世界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2日 11:01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望月槐,一个健忘又纠结的慢性子五月病患者,一个二次元宅大叔,一个不断挖坑然后跪着填坑的理科男。生物工程专业让他据有较强的信息搜集、理解能力,善于基于一个点根据逻辑来延展设定。他的工作又能让他接触到不同的行业,新知识的入账往往会激发他的灵感。而他最向往的是以“葛优躺”待在家里挖坑、搜集资料、堕落地打游戏,在这个网络时代家对他有足够的吸引力,因为他是发自灵魂深处不想出门,用他的话来说“离开家半径100米就开始掉HP了”。

望月槐喜欢动漫和游戏,深受动漫中严谨新奇的设定和深刻的人物吸引,而仙剑、风色幻想等游戏中剧情的设定和人物的刻画对他的创作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他说能全都凭空想象而创作的人太少了,大多都是从模仿、借鉴起家的,没有丰富的阅历很多东西还是要从书、游戏、动漫里吸取,只不过有的时候只能模仿到表面,更重要的是吸收成为自己的东西去应用。

说到写作的契机,大概是因为中二,所以望月槐在逛《科幻世界》奇幻版刊物《飞》的论坛时就有了要写点东西的想法,初三时期有了心中世界的一个雏形,想把早期所能接触到的一些设定把地球五次物种灭绝用奇幻的方式连接起来,后来不断填入新的设定,到现在也没有放弃。他在网站不可能的世界上更有《圣鸽》和《猫街》两部架空小说,虽然工作很忙还常有加班的情况,但是这反而让他有了很强的写作欲望,所以下班回家和周末都会尽量更新,在网上开坑也是为了敦促自己多写。半架空小说是望月槐最喜欢写的类型,局限性比较小,他可以基于远古不解之谜一类的做一个自洽的幻想解答,他能在这片天地尽情幻想尽情发挥。

慢性子的望月槐很少写短篇,因为短篇很吃灵感,如果硬挤出一篇总感觉差点什么,而长篇更容易慢慢地展开逻辑和世界观。这次的作品是因为朋友邀约一起参赛自己又刚好有个灵感没时间深挖就干脆写成短篇。硬科幻对他来说是个难题,因为现有的科学技术发展已经不是所有人都能跟上节奏的,要再更进一步提出合理的想象“简直是噩梦难度”,望月槐把沉淀在脑中的多年来少有的科幻灵感用大概三个小时的时间,经过精巧的反转设计,一口气完成了这篇《龙先生的决定》。

小说里用模拟实验来验证政策的合理性是受到AlphaGo以及VR技术的启发,望月槐觉得当人工智能发展到某种程度后,人类可能是远远不及的,AI的进化速度很快难度比人类小很多,比如人身上类似沉迷游戏之类的劣根性很难去除,而AI就不会犯这种错误。人要被说服往往是件很困难的事,根据“第十人理论”,他在文章中提出了“逆向判断辅助系统”,并为我们解读了文章中有趣的伏笔与反转:

“首先的部分是一个人在大部分工作被机器人包揽的情况下寻找工作,这部分是最初有相关灵感时构想的部分。然后这个‘人’醒了,但是根据辅助系统与其的对话可以看出,这个醒来的并不是‘人’,其本身是高度发展的AI,只是通过进化版VR体验了人类的生活。这一切是因为龙先生之前做出了全面禁止人类工作的决定,于是从主系统分离不久的‘逆向判断辅助系统’出于职责便设计了这一体验。”

望月槐第一次写短篇科幻小说,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未来的日子他将会继续把心中想写的世界尽情描绘。

责任编辑 / 谢恩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