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俘:做时空的守候者,让探索精神薪火相传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10日 19:22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城俘

城俘,26岁,一个伪文艺理科生,2012年毕业于安徽农业大学通信工程专业,研究生期间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习计算机应用与技术专业,现从事销售管理相关的工作。

喜欢看书的他拥有较强的抽象思维和融合能力,从平时日常阅读中学习整合,触类旁通,想要将知识或意象产生新的理念来创造新的平行世界,激发自我也激发别人。

Q:你的笔名“城俘”是什么意思呢?

A:以前自己写过一句“终有一天意识模糊难以回忆我被自己反缚,终有一天未来毁灭现实崩坏我成阶下笼囚。”,可能未来有一天会陷入自己脑中的平行世界中,或者情绪意志毁灭而意识模糊,不论想象还是现实都是一座城,我被俘在城中,也许等人来解救,也许在等待自己意识变得清晰,变得愿意回想起来,回到现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执念中的我们,都是禁卫森严城池中的囚徒,明明放弃了清醒只听自己的声音,却也等着别人来解救,就像宿命,想违抗,却也在默默遵循。

Q:是什么契机让你开始了写作?

A:认识一个笔友,ta要准备高考,我要准备考研,然后我说:“这样吧,你出20-35个词,我在20分钟之内用这些词写一个故事给你。”就这样一直写了快4年。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果然这样的方法好使,进步不少,也有了继续写作的信心。

Q:你的专业和职业在你的写作道路上有什么影响?对你写参赛作品有帮助吗?

A:我的专业是通信工程和计算机,两个都是数字类的,所以看了很多专业书,比如《Thinking in C++》,这本书可以帮我从计算机语言的角度构架和理解世界,我认为每个程序员都是自己程序世界的造物主和创始之神。还有《算法导论》《失控》《控制论》等,领悟了一些生物与科技结合的世界观,维纳的控制论帮助人们发现一切系统、事物之间互相协调牵扯的规律,从神经细胞到社会学。书里面涉及到了社会学,如果其讨论如何控制人类我相信作者是认真严肃的。

我所从事的销售管理本身需要了解销售、市场、客户和政府的政策影响,从打通思维的角度看不管是文章还是做事,还是要做局,没有一个宏观的从里到外的仔仔细细的架构是不行的。我把做事想象成台球,但是球是软的,很多细节要比预想的艰难,所以非常考验想象力和预知预判。从没有经验或者引申经验的角度来做好事情,这是挺重要的一项能力,没有人能什么事都做过,基本所有人都是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天天和新鲜事做斗争,写文章也是一样的。

写参赛的这篇小说,因为我本身是通信、IT出身,又经常看《失控》,去现场听KK演讲,写的都是自己关心和涉及的东西,自然容易上手,写的时候一气呵成,没有查资料,如果现查的话很容易出现立意衔接生硬的问题。

Q:喜欢写什么类型的文章?不同类型写起来有什么不一样的体会?

A:之前什么类型的短故事都写过,有些写的就是散文或者诗歌了,还写过一些短文和句子类的微博。我更偏向于写演讲稿和故事,因为演讲在于感染别人,阐述一个理念和观点,故事在于用架构、想象力、语言引起共鸣和打动别人,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同。

不同类型写起来就是像是用内功打不同的招式的武功,不管你有多少功力,都要按套路来,才能发挥这个武功本身最大的力量和特色。

Q:是什么带你走进了科幻的世界?

A:是《科幻世界》带我入局的,中学的时候看到《三体》在《科幻世界》上更新,高中有看《科幻世界》译文版,大学时和同学们分期买互相借阅。很喜欢《三体》,我觉得能把故事构建成这样确实不容易,宏伟的架构和情节的细节揣摩、技术概念的推敲、人物性格走向和时代巨浪的结合、陌生事物仅仅靠想象来描述,这些不是谁都可以办到的。

Q:你眼中的科幻是什么样的?

A:我认为科幻家是集中哲学家、伦理学家、未来学家、社会学家等等其他专业学者的思维的一个角色。

科幻作品中表现出的是对世界探索的畅想和归纳。比如讨论一种未来科技、社会的新的法律和道德,研究人类移居外星球的可能性,通过AI和VR解决人口老龄化的抚养问题等等,这些都可以是科幻。我更倾向于把科幻认为是我们与“未来”本身定下的一个小小的契约,也是一种宝贵的精神和意志,百折不挠的对未来的探索精神和探索者遇到广袤后在作品中展现的期望和承诺进行坚守的意志。

我们科幻人是时空的守候者,后人会翻开我们陈旧的书页来找寻当初的探索精神、不断开拓科技和宇宙边疆的意志和后世继续与命运抗争的灵感,而我们就会在落灰的书页中静静的在时空中守候,让这份意志,薪火相传。不管世界的未来如何,当我们回首遥望,看这一切仍是当初的心情,岁月可能会剥去我们灿烂的微笑,但是不会剥去我们执着的探索和一份穿越时间的期许。

Q:在科幻写作上有什么特别的体会?

A:我认为大家的思路可以开阔再开阔一些,这个世界只要是按逻辑和情理可能发生在未来的事,都可以是科幻,甚至平行宇宙、时间倒流、永恒轮回这些。不要始终集聚在高科技的名词之类上,我可以这样说,20年前,我就认为每个人手里都用APP是科幻,分享经济是科幻。科技改变了我们的社会,我们只是用科幻故事把这个未来社会给映射出来,从一个很小或者很宏伟的角度。但是,不是只有科技这一环在推动社会,经济、政治和人类医学进化、社会结构、时代背景、主义思潮观念变化、宇宙变迁等等其他都是的,所以我们写科幻的这环被扯动的时候,不要把其他的方面太过于轻描淡写,这是不符合情理逻辑的,也不是一个很丰满的写法。

在写短篇时因为题材过于宏大,而字数也有限制,想要加入人物的戏剧化冲突和描写,加入丰富的故事性变得可望不可及,或者很难兼顾。发生在大背景下的不可能是小故事,大故事不能是简单的路线和人物设定,这芸芸众生又是一大工程。所以短篇的小说要能杀伐决断选好体裁,这篇既然写大故事会变成四不像,那我从侧面写一个大背景下的小故事,然后留个伏笔和想象空间,即使以后再写,也可以把这个当引子和序言。

Q:《灵魂债券——一个即将失去灵魂的人的自述》这篇小说的灵感来自于哪里?

A:我说要多学习,因为必须要综合的知识储备才能有融会贯通的技能,最近听收音机、看新闻、研究学习,正好遇到全球通货紧缩、中国债务违约压力大这些事,而未来全连接的最终状态就是人、物、信息的全连接,从这里切入,自然就想到人的灵魂和科技发生碰撞的故事情节。

深圳这边“妮妲”台风登陆,停工一天不用上班,我就在家写小说。初期的设定只有“灵魂债券”这一个章节,也就是经济上的破产。然后我联想到之前写的短文“腐草为萤”,就有了第二个故事阶段的推演。之后我想要创造出新世界中“个人意志”的博弈的设定,因为动荡的时代总会有人获益而聚揽财富和权力,就有了第三个阶段。最后,结合智能家居,第四个阶段也容易被引申出来。第五个阶段是个引子和伏笔,从神曲的语句中也很容易看出来一直被玩弄和压迫的普通民众会起来反抗,战争和暴动即将爆发,主人公可能也在谋划着什么,所以才要留下一些东西给末日时代的残留人类参考,但是这场浩劫剩下的人类重新开始繁衍也是对已经陷入黑暗的社会的一个拯救和新生。

Q:如何想到把小说和但丁的《神曲》相结合?

A:我一直比较迷古代的文学和思潮,《神曲》本身是名著,有很强的思维的吸引性,同时未来社会科技偏离伦理的发展必将引发灾难,那灾难怎样描写才能写出其深刻和本质呢?那就是不从灾难本身去写它,而是绕过它写类比或者象征或者一个折射,这也是前面说到的抽象引申触类旁通的延续和应用。

我首先确立我想把故事写成诺兰电影风格的黑色压抑性让人想爆发却无力的宿命感和绝望感,然后科技冰冷的推进是一条线,但是这条线太过冰冷,因为科技本身不阐发是没有巨大社会情景想象空间的,顺着黑暗这条线往各个方面去寻找,神话和宗教风格是很容易想到的题材,神曲的地狱漫游场景肯定是压抑的,与科技给人的压迫和喘息非常吻合,再观察了神曲的几个不同阶段的描述,和我对故事主线的设定吻合,可以略微调换顺序使其靠拢然后产生共鸣。

Q:小说中的灵魂数字化这个想法很特别,你觉得在未来可能会有怎样的应用?

A:小说里来说好处的话,可能有钱的人可以买脑完好的躯体进行灵魂下载来延续生命,而且人类和机器的配合会更加默契,因为人类灵魂可以数字化,数字智能AI自然也会具有一部分的人类灵格,这样未来出现人机共融的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责任编辑 / 谢恩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