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杰里米:创作过程是快乐的,它让我很受用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08日 16:48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小熊杰里米

小熊杰里米是土生土长的辽宁人,毕业于鞍山科技大学。他有着非常丰富的从业经历,充满冒险色彩。大学毕业后,曾做过7年室内设计师,做过一段时间的平面广告设计,做过3D动画,为两个虚拟仿真项目做过美工,承包过装修工程,干过安装工,当过送货司机,后来半路出家开始做工程造价,现在属于自由职业。虽然被家里人说没有定性,但他觉得人生就应该尝试多种角色。“如果一辈子只能从事一种职业,我恐怕会得抑郁症。”

小熊杰里米最大的爱好是享受一杯啤酒,一碟花生,找一部合口味的电影。空闲的晚上,他都会看上两三部电影,古今中外各种类型各种题材他都有浓厚的兴趣。看电影的时候,小熊杰里米经常任意切换视角,从不同的方向审视剧情,也可以站在不同的立场去感受人物。对电影的痴迷也催生了他写作的欲望。“写作这种事情靠天赋的成分多一些,可惜的是我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不过我有的是源源不断的写作的激情,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灵感,于是我就写呗,一篇接一篇,不怕别人说粗制滥造,也不怕别人冷嘲热讽,因为整个创作的过程是快乐的,它让我很受用。”

一直以来,小熊杰里米的创作热情高涨。念书的时候他就开始尝试创作,不过真正意义上开始写小说是从三四年前开始的。到现在,他写过几部长篇小说,也曾经给各大网络文学网站投过稿,可惜都没有获得令人满意的关注。不过这些都没打击小熊杰里米创作的热情,他每晚睡前都会写两千多字,尝试各种主题的小说。在这次科幻小说创作大赛中,小熊杰里米一共投了8篇小说,其中有一篇没有通过审核。他说写这样的短篇对他的写作能力是个不小的挑战,一旦进入写作的状态就有点不愿意出来,尤其是看到评委们客观的评价和指正,那种想投稿的冲动丝毫没有减弱,说不定还会继续投稿。

虽然还没有形成真正属于自己的写作风格,但他偏爱讲述平民化接地气的故事,写作语言也偏向口语化,诙谐有趣。对他来说,写作不仅仅是个爱好,也是宣泄内心积压的情绪的出口,是他在庸常生活中表达自我的方式。小熊杰里米提交的小说《干掉德利博》就是一篇生动诙谐的作品。这篇小说围绕一套失败的人工智能展开想象,智能家具“德利博”虽然不能很好的服务用户,却有着十分强大的自我防卫功能,不能完成服务主人的任务,却能与主人“斗智斗勇”大打出手。文字的画面感十足,如看一幕短剧,令人捧腹。

小时候,小熊杰里米经常琢磨一个问题:宇宙之外是什么?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他翻阅了很多资料和科幻小说。对他而言,每一部科幻作品都是一个预言,科幻小说不是纯粹的文学,它还必须具备科学元素。在创作科幻小说的过程中,虽然同一个科幻内核可以反复使用,但无论是多神奇的点子或者脑洞,都要为故事主体服务,科幻创意和故事主体不能本末倒置。

在科幻小说创作大赛中投稿的几篇作品中,小熊杰里米最喜欢的是《303遗孤》和《遗城》。写《303遗孤》的时候,他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灵感,反复写了半天,最后还是删掉了许多段落。就在要放弃的时候,突然脑袋里出现一座热电厂的冷却塔,这座建筑极具视觉冲击力,再加上混凝土粗犷的质感,一座废弃的核原料加工厂在脑海中就有了雏形。接下来了,切尔诺贝利核灾难那些骇人的画面就像电影一样出现在眼前,辐射病、畸形儿、各种癌变等等,逐个在脑中闪过。通过100字左右的概述,就像设计师手里描绘的草图。“我是303厂职工的孩子,住在303厂职工社区,303厂地处荒凉的戈壁,有一天响起警报……”《303遗孤》中背景的设定就逐渐成型了。

而《遗城》的灵感来自小熊杰里米的家乡,一座因能源枯竭而败落的小城市。通篇都在诉说他对那座小城的复杂情感,他很想让每一个看过那篇文字的人,体会到他内心深处的感伤,也希望人们认识到合理利用资源的重要性,让那些有关故乡的美好记忆都能有一个落脚之处。

《303遗孤》和《遗城》这两篇小说中体现出的孤独和绝望的基调,和小熊杰里米提交的其他作品截然不同。他擅长营造气氛,宁愿花好几段文字去描写场景、角色的肢体语言和心理变化,他认为这样更能够让读者代入角色,也为作品的影视化提供了更多可能。在谈到其作品改编成电影的可能性时,小熊杰里米说:“谁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进入市场,名利二字先不提,单说那种成就感,对我们这些草根写手来说是最好的回报。”

责任编辑 / 薛小燕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