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卫一:科幻不应是小众圈子里的自娱自乐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08日 12:12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水卫一

 1997年出生的水卫一,目前是清华大学数理基础科学大二的学生。因为“水卫一”是一个很特别的词,在现实中并不存在所以百度搜索时不会有其它内容干扰,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太阳也是水卫一,因此起了这么一个低调而张扬的笔名。

他在最中二的年纪遇到了大刘的《三体Ⅲ》开始对科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阅读大量的科幻小说之后,自己也有了不少想法,但一直难以成型。高考前夕,他曾通过构想自己的世界来减压,高考结束以后终于有时间,便走上了写作这条“不归路”。他最喜欢刘慈欣和麻枝准,“刘慈欣比较理性,同时注重作品给人的冲击感,人物形象主要为故事情节与主题服务。麻枝准则是相对感性一些,情节重在表现人物性格,靠人物来撑起主题,注重逐渐感动读者。”深受他们影响的水卫一在写作中则结合了两者的风格。

平时的学习压力很大,所以很难有时间写作,但是这种压力也在某种程度上让水卫一有了写作的欲望。他希望在不违背自己底线的情况下尽一切可能去触动读者,目前正在写的文字冒险游戏也希望玩家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享受另一个世界的神奇,同时获得在现实中前行的力量。

水卫一在阅读各种科学文献资料或者上课听到老师讲一些有趣的东西时往往会灵感迸发,他说这些坚实的科学事实都是科幻灵感的来源。这次参赛作品《致命标记》的灵感是来自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游戏精灵宝可梦GO和百度地图手机应用,他将三者的元素结合讲述了一个杀人狂向善的故事。小说的末尾提到“技术不过是一面镜子,映出的是每个人的内心”,如他所说,人都是存在善恶两面的,而技术则可以将微小的人性放大,优秀的创意用到正义的地方必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小说推出了在微型铝电池带来危机后一款叫做“生存地图”的igunes应用,它能显示周围携带微型铝电池者的位置,如果运用到现实生活中,水卫一提出这样的设想:“首先是可以做出一个基于地图和行走的游戏,将一个虚拟或古代的世界叠加在每个城市之上,让人们单独或组队完成任务,避开危险。其次比如说旅游团导游可以要求旅客在地图上显示自己的位置,这样很便于管理同时不会走丢。”

这个想要做游戏策划的大男孩也是个音乐爱好者,四岁开始学习钢琴,把音乐视为调节心灵的良药,忙里偷闲时弹弹琴可以让大脑放松,做作业或者写代码的时候便可以充满动力。在水卫一看来,音乐也是写作中重要的意象,“无论是大刘的《欢乐颂》还是景芳的《弦歌》,音乐在某种程度上是人类精神世界高度抽象后的结晶,而写作则像一束光照在这结晶上让大家来欣赏映出的斑斓色彩。在麻枝准所写的文字冒险游戏中,文字与音乐交相辉映,缺一不可,音乐将气氛完美地渲染,文字又将音乐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每当主题曲响起的时候,故事中的人物形象便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这里的音乐便成为作品的浓缩与标志,使作品深入人心”。

谈到科幻,水卫一说:“科幻重要的是科的感觉而非科的细节,所有的科学细节都应为主题服务,所以科幻最重要的是某个具有科幻感觉的点子。”在清华大学科幻社团中了解了大清幻协曲折的兴衰史后,他感叹科幻之路充满艰辛。

“科幻社团的成员普遍比较内向,而且很难有独创性的活动,所以成员间的感情建设较难。而对于一个社团来说成员间的归属感是其生死存亡的关键。科幻发展最大的困难在于作者们往往关注于自我陶醉而较少考虑作品的二次开发,实际上作品的二次开发才是促进产业兴盛的最好方法,但是作者们在写作时并没有考虑到如何让作品变得易于二次开发或是被更广大的读者所接受,使得科幻仍是小众圈子里的自娱自乐。希望未来各位科幻作家可以放下架子,科幻不是顾影自怜,EVA和《银河系漫游指南》放在现在不知道会被多少人嘲笑为一点也不科学,但其影响力却不可否认。”

责任编辑 / 谢恩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