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开翱:总在不同类型的文体上挑战自己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03日 15:35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何开翱

 何开翱,一名业余作家、专职编剧。他不是一名科幻迷。在参加这个超短篇科幻小说创作大赛之前,他与科幻几乎没有交集。如果非得说有交集那可能就是,他小时候喜欢看世界未解之谜类型的书,曾经被书里的神秘世界吸引过。如果喜欢看科幻电影算是科幻迷的话,那他就是了。

为什么我会说起科幻迷这个问题?因为在参加这个大赛以前他从未写过科幻小说,也没看过科幻小说,这次投稿是他第一次写科幻作品,所以也就不存在是否只写科幻小说,是否有喜欢的科幻作家这些问题了,但他得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体验:原来写科幻小说还挺爽的!

创作原则我想是每个写作者的都会有,这就像是每个人的性格一样。何开翱他的创作原则是从来不写快餐文,网络文学,不去迎合观众,他更偏向于纯文学,这功劳得归鲁迅,但在剧本创作上,他却是反过来了。他笑称:“如果不这样的话,制片人会指着我鼻子叫我滚蛋”。这样想想也是挺无奈的一件事。

谈及开始写作的契机,何开翱回忆说道:

“我是08年开始写作,写到现在已经写了8年,之所以走上写作的‘不归路’,完全是被鲁迅‘坑’了,因为在高中时,我借了同舍友的一本鲁迅杂文集看,后来鲁迅直接把我拐上了愤青的路,于是我开始想办法把鲁迅的所有作品看完,我去图书馆找,我去书店找,等看完了鲁迅的所有作品,我直接在宿舍里舌战群雄,每天晚上声嘶力竭、手脚乱舞地与九个舍友舌战,关键是我还能赢。直到后来宿舍的人不理我,集体封杀我,不肯和我争辩了。

鲁迅对我写作影响很大,因为鲁迅的书是我写作上的启蒙,鲁迅是我写作的启蒙老师。鲁迅的杂文让我发现了很深刻的社会问题,于是我开始模仿鲁迅的杂文写针砭社会的批判文章,我记得曾经写作文时,老师看了我模仿鲁迅的杂文风格写的有损学校颜面的杂文,就在课堂上不点名的‘表扬’我”。

那从来没有写过科幻作品的何开翱,在得知这个比赛后,觉得自己在科幻小说上也能写好,所以就写了。不过,这当中也掺杂着他自己的一股劲,就是他总会在不同类型文体上挑战自己。因为他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能驾驭任何题材的文字。这不是说什么题材的文字都能写好,是至少写得不会烂。

何开翱的确会在不同类型文体上挑战自己。他目前主要是从事剧本创作,但他的创作类型是非常多元化的,制片人喜欢什么类型的剧本,他就能写什么类型的剧本。他自己特别擅长的是纯文学题材创作,情感抒发为主。他的写作类型也很杂,只要有机会什么都写。他说:“我更倾向于纯文学体裁的创作,但这条路走得很苦,我一直在说,如果当初我看的第一本书不是鲁迅,而是琼瑶,我可能会在当今中国文学市场走得顺一点,说是这样说,但我不会抱怨或者后悔,因为我喜欢鲁迅,喜欢纯文学”。

关于“科幻”这个词,从没有看过也没有写过科幻作品的他,是这么定义的:“这个问题我以前从未想过,参加这个比赛后,我个人觉得,好的科幻不应该仅仅是预言未来”。“我这次比赛投稿的科幻作品,其实立意很简单,我喜欢写反乌托邦的科幻作品,喜欢写影射社会的科幻作品,但我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他能有很多不同的切入点,可以有很多不同的立意,这是我这次参加科幻比赛得来的感受。我的写作目很简单,就是把我脑中所思所想的诉诸语言”。

我们在采访过程中谈起科幻文学和纯文学之间的差异化和共同点时,何开翱有着自己的理解:

“我觉得差异点主要是科幻文学是一种幻想文学,是在已有的科学基础上,对现在或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做出幻想,而纯文学,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深入探讨人类的精神,与主流的商业文学相对抗,打个比方吧,桌子上放着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和《鬼吹灯》,中国的读者很大部分会选择后者。我个人认为,科幻文学和纯文学,不仅仅是这两者,包括其他的任何文学,都能写成纯文学,纯文学的包容性更大。明白一点说就是,科幻文学你看了可能会越看越精神,纯文学看了会催眠。对读者而言,这是两者最大的差异化”。

当我向他问起,未来是否会继续写作?他的回答让我感受到了他对文学真正的热爱。他答道:“当然会继续写作,我能呼吸多久,我就写多久”。

事实上,他之所以爱上写作再到坚持写作这么多年,是因为他曾经和现在都在承受着他不能说出口的精神上巨大的压迫,而恰恰是写作拯救了,写作让他找到了宣泄口,在写作里他就是上帝,他让谁活就活,让谁死就死,换句话说,他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在写作里轻而易举地到了。如果他不是遇上了写作,他说他很早很早之前就可能跳楼了,所以于他而言,他无法抛弃写作。

最后谈及对未来的规划,何开翱表示:“我未来的规划就是继续写作,成为一个大编剧和专职作家。不过,我未来还想回到泰国我曾经支教过的难民村,上拳击台打一场泰拳和去种大麻。在泰国难民村支教时,因为即将回国,我没能跟我的泰拳教练去清迈参加拳击比赛;我在泰国难民村时接触过为了生计种大麻的村民,我喜欢那些人。至于种大麻,完全就是我想体验那样的生活。

责任编辑 / 万土桥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