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晓达:在幻梦中表现科技下的人类

发表时间:2016年08月01日 11:33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费晓达个人照片

24岁的费晓达是一个“日子过得像段子”的东北人,一个热衷于创作的工程造价员。他自小喜爱观影,如今观影数量在三千部左右,他说每部影片都会带给我们不同的人生体验,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他坚持认为“思想性与创造力是人类源源不断的宝藏,所以,无论文字也好,科技也罢,不断进行创造的人生才是最理想的人生”。

2014年6月,费晓达参加NGA《战争罪行》征文赛,作品《部落的秘密》获优秀奖。2015年9月,他参加北京CBD原创小说大赛,作品《木匠的锯子》获小小说作品一等奖。本次比赛的作品《造梦》讲述围绕造梦程序“格式代码”发展的故事,借梦展现未来科技的可能,以及这种可能性对于生活的影响。

Q: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

A:说到写作的开端,则极富戏剧性。我是魔兽世界的忠实玩家,在艾泽拉斯征战4年之后,于2014年初AFK。当时写了一篇名为《离开了,别忘回首看看艾泽拉斯》的文章,借此缅怀自己逝去的魔兽岁月,却在第二天无意发现,这篇文章被各大游戏网站和玩家论坛转载、置顶。从此,才算是真正走上了写作之路。

Q:你的创作过程经历了哪些阶段?

A:个人的创作历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常使用一些学到的创作手法炫技,注重文章结构与故事的精奇,喜欢写一些悬疑作品。

第二阶段,认为故事应当具有思想性的高度,主题应当让人反思或是引人向善,喜欢写一些苦难类的,反映底层人民生存状态的故事。

第三阶段,觉得写作只是为了传递一种情绪,并与读者一起分享,仅此而已.

Q:你的创作遵从什么原则呢?

A:一、品味>故事>文笔——不是指三者的重要程度,而是这些因素对于小说品质的影响程度。

二、眼界决定品味,这直接关系到我们优劣概念的形成,而阅读与观影都是低成本的提升眼界的方式。

三、一篇小说至少要对得起读者阅读它所花费的时间,这是底线。

Q:你是如何与科幻结缘的?

A:对于本人而言,科幻的启蒙是电影。时至今日,我仍然很难用语言去形容小时候的自己在看到T800在钢水中缓缓竖起拇指时的震撼。因为它的炫目与广阔,也因为它为我们的世界提供了更多可能。

Q:你眼里的“科幻”是什么样的?

A:个人认为,科幻作品的本质是对科学的反思,它的引人之处不仅在于那些奇妙的想象,还在于那些试图将幻想拟成现实的冲动,更在于那些对科学之于人性的思考。

Q:对你影响最大的科幻作品是哪一部?

A:刘慈欣的《三体》,一部真正将科幻小说上升至思想层面的作品。

科幻文学作为典型的点子文学形式,创意部分所占的比重极大。而在中国的科幻圈,大刘的《三体》作为科幻题材的集大成者,几乎把宏观宇宙的科幻创意写尽了。新手的科幻创作最好另辟蹊径,例如从微观科学、时空效应的角度入手,甚至是对思想实验的探讨。

Q:在短篇科幻小说的写作过程中有什么心得体会?

A:关于短篇科幻小说。不可否认,长篇小说更占据篇幅和表达上的优势,但短篇小说则更具爆发力。个人愚见,无论小说中对科技的描写多么炫目,无论故事里的科幻内核有多么地“硬”,但这些终究不是作者唯一想表达的东西。故事绚丽的外表只是我们读它的理由,其精神与内涵才是我们爱它的理由。武侠小说也好,推理小说也好,到现在的科幻小说也好,本质上都是我们观察这个世界的方式,只是观察的角度不同罢了。科幻小说给了我们更广阔的世界,但主题最终还是要落回到“人”的身上。

Q:假如遇到《造梦》中的情况,知道一觉醒来就会失去所有的一切,你会怎么选择?

A:如同《黑客帝国》所描述的那样,我们根本无从判断自己所处世界的真假,包括你在此刻看到的这些文字,都可能是你的大脑为了欺骗你而杜撰出来的。既然如此,接受它便成了我们惟一的选择,所以我仍然会说:“闭上眼睛,做一个好梦。”

Q:如果把作品进行影视化,曾经当过编剧的你希望怎么进行?

A:如果将这篇作品影视化,当以气氛为重,靠剧情取胜。细节的呈现与情节的改编将是成败的关键,其中还包括丰富人物关系的方式和对叙事节奏的把握。个人认为,成品在整体风格上应当更接近于格里高利·霍布里特执导的犯罪剧情片《一级恐惧》。

我认为小说的影视化改编应当遵循“质量至上,内容为王”的原则。这并非能力,而是态度。

责任编辑 / 谢恩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