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瓜:科幻不只关乎科学,更关乎人

发表时间:2016年07月27日 18:46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地瓜

地瓜目前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完博一,学的是产业经济学,他说:“如果自然科学是教人理性地看待自然,那七年的经济学学习就教会了我理性地看待人类社会。”然而写作的人,似乎更倾向于感性,很难剥离情感去看人类历史和社会,因此,地瓜在写作时很喜欢展现理性和情感的冲突,而科幻恰是展现这种冲突最好的舞台,因为有时候他营造的冲突是现实里不存在的。

和很多90后一样,地瓜热爱电影,热爱美剧,他不仅热衷追剧,也认真写了很多影评,为此他特地做了个微信公众号,名字就叫做“银幕筛查机”。电影和欧美剧给了他大量的灵感。“我所有写的东西几乎都是来源于我看过的东西。可能一部电影、电视剧的开头会给我一个很好的灵感,然而我可能不喜欢它的发展,所以我会写自己的东西出来。”除了电影,阅读亦是地瓜的心头好,尼尔·盖曼的《坟场之书》文笔优美动人;迪恩·孔茨的小说总是像好莱坞科幻惊悚大片;斯蒂芬·金,有着超自然惊悚,也让他着迷。而这些作家也对地瓜的写作有着很深刻的影响,在迪恩·孔茨影响下,他偏爱有画面感的文字;斯蒂芬·金教会他关注人心,并且努力营造气氛;托尔金的《指环王》和《星球大战》系列让他痴迷于史诗,虽然现在还没有能力尝试,但他也试图让自己的作品反映真实或虚幻的历史;DC和漫威的超级英雄漫画鼓励他去塑造一些英雄形象。

很小的时候,地瓜就开始了写作,但那时经常半途而废。初中时,老师要求大家写日记,这让他很苦恼,后来发现老师对虚构的故事也不介意,他便开始在日记中写故事。除了科幻小说,他也创作过不少推理小说,2014年他的短篇推理小说《龙王劫》获得了第二届北京地区高校推理征文大赛优秀奖。

地瓜是个地道的科幻迷,小时候看过《霹雳贝贝》和《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就此迷上了科幻,2009年地瓜加入人大科幻协会,直到现在。地瓜的短篇科幻小说《夜雨》曾获得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科联奖”科幻征文季度优秀作品奖;其中篇科幻小说《猫头鹰》获得了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科联奖”科幻征文年度中长篇小说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在他看来,“科幻”就是必须要超越人类现有的科技水平,但又不会被人类现有的科学理论证伪。前者为“幻”,后者为“科”。有人认为科幻有“软硬”之分,但何为软何为硬?他认为,硬科幻侧重于自然科学、工程技术,软科幻侧重于人文社科。硬科幻让人类看到自己能力的边界,软科幻则拷问人类自己的精神能否跟得上自己的能力——当然一个作品能软硬兼具那是最好的。

在这次科幻大赛中,地瓜提交的作品《堡垒》获得了很高的投票数,这篇小说的创作初衷是源自他一段不太顺心的日子。他想如果人能够抛开现在,不管不顾沉睡几百年、几千年,醒来后烦恼还在不在呢?然而不管怎么逃避,“过去”总会如影随形,直到我们去面对它。这就是全篇的基调。而小说中角色的原型,是源于地瓜迷上的一款射击网游,叫做《守望先锋》,里面有一个英雄叫“堡垒”。堡垒是个机器人,他不像别的英雄有台词,他只能发出“哔哔哔”的声音。“堡垒”的话不多,但是火力很猛,虽然是个机器人,却很喜欢小动物。这种踏实办事、铁汉柔情带着反差萌的角色给了地瓜灵感,于是他把自己小说里的机器人也命名为“堡垒”,在形象上也参考了游戏角色的外形。为了给角色赋予更多的感情,地瓜把“堡垒”设定成曾经是个人类,并且在战争后为了忘却痛苦,沉睡了很多年。

在构思情节的过程中,地瓜开始倾向于把主角塑造成一个悲剧英雄:一台融合了人类意识的老旧战斗机器人在一个废旧仓库中被激活,不得不适应这个他不再认识的世界。作者试图在他身上表现两种矛盾:第一个是他回忆起自己辉煌与苦涩参半的过去,又要面对一场新危机的到来,好似一个轮回,又完全是科技的结果;第二他还要面对人类与机器这两种身份的冲突。身份冲突是老生常谈,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努力让这个角色接受自己,找到平衡。

而小说中另一个角色“风铃”就是用来帮助堡垒接受自己获得平衡的。“风铃”是一个富有人情味的机器人,但她的人情味其实更多地来自于她作为护理机器人的程序,而不是由于她曾经是个人。为了突出这一点,作者让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所以说,“风铃”的人情味是程序化的——这是这篇小说中可能不会被人注意到的一个冰冷事实。尽管如此,“风铃”的人情味仍旧唤醒了“堡垒”的人性,所以“堡垒”决定保护她——不是为了“人类”这种抽象的概念,而是为了“人性”这种可以切实体会到的东西,哪怕这种“人性”是程序化的。“那么这种人性还是人性吗?我想这个就留给读者们去考虑了。”地瓜如是说。

其实小说原来的设定更复杂,地瓜对两次战争及其之间和平年代的历史有比较详细的设想,对“堡垒”的过去也有更详细的描述,小说中本来也不止两个机器人角色,但囿于篇幅的限制,都忍痛砍掉了,他想以后有机会再写出来。“最后我还想说说‘堡垒’与‘风铃’的关系。‘堡垒’对‘风铃’的感情是很明显的。这种感情比友情要更深一点。但反过来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不知道‘风铃’体内还留有多少人性。我觉得这个有点像现实中的男女关系:有时候,你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对你到底是什么感觉;甚至分开之后,也不知道当年他/她对你是一种什么感觉。”

责任编辑 / 薛小燕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