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白:假如地球上只剩下一个人,突然门铃响起……

发表时间:2016年07月26日 17:29

由华为终情、青蜜科技主办,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北师大科幻创意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未来全连接”华为终情局首届科幻超短篇小说创作大赛(官方网站:www.qing.me/sf)受到了广大科幻爱好者及专业科幻创作者的关注,以下为参赛作者和评委代表的个人专访。

灯白

灯白目前是一名文学专业的在读学生,在某次课上,她的老师布置了一个题目:对“假如地球上只剩下一个人,突然门铃响起……”进行续写。于是就有了这次科幻小说创作大赛的投稿作品《新发现》。

这篇作品描述在未来世界,全体人类离开地球,到冥王星定居。作为“星球搬迁计划”总负责人的孔老先生,本该第一批前往冥王星,在那里享受无上的光荣,却执意在地球上孤独终老。多年来,只有宇宙快递所的几个小伙子还会上门找他这个老头子。文章讲述了一个“赎罪”的故事,原本坚持“顺应自然”的孔先生违背本心进行星球搬迁计划,待他醒悟之时,早已无法终止地球的终结,只得独自与漫漫黄沙相伴。”小说由一句话引发联想,‘地球上只剩下最后一人,突然响起来门铃’,然后写着写着又想起‘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将过去与未来相似化。每一个角色都是设计过的,并将我认知的有关倒孔和文革的片段重新设计,融入到未来故事,仿佛重现。在处理这篇文章时,我自身觉得题材其实相对有些偏激,所以尽力地模糊处理,将其置于科幻的大空间里也让它有了一种新的呈现。”灯白在谈到作品的立意时说,“在这篇文章里,贯穿到底的是孔老先生的罪。通过对这个罪的思考与回忆,它不仅仅是关于文化的,还是关于生命的思考和对环境乃至科学的反思。但我还是留白了,每一位读者都可以去想象新发现到底是什么,拥有自己的一份独特感受。同时有一点,我觉得很有趣的是,这篇文章的结局不仅仅是孔老先生的新发现,也是我的新发现。一开始我是完全没有构思结局的,但随着文字的顺势,我发现这个结局也便是意料之中了,而这一点发现又是在我意料之外的。所以题目,取名‘新发现’。可以说,这篇文章充满了偶然性,也让我找到了新的写作点,科幻与文学的兼容产生了妙不可言的火花,让我发现更多能和文学写作融合的可能性。”

其实这篇《新发现》在写的时候是完全没有设定好的,是想一步写一步的。这篇作品里融入了灯白平常的阅读体验,她偏爱抗战和文革背景下的人文作品。虽然算不上科幻迷,但她并不抗拒科幻作品,不仅阅读科幻作品,也尝试过创作科幻小说。灯白最喜欢的科幻作家是星新一。“我看的科幻书不多,因为这类书容易让不了解科学的人觉得枯燥,唯独星新一的作品始终让我觉得有趣且有内涵,而且他的科幻里同样有着吸引人的文学性质,文章明快易懂,却完全不会显得单薄。”灯白说,“作为文科生,写科幻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所以我写过言情的、青春的、历史的等等,都不怎么敢动笔写科幻的。我写科幻,不仅仅是科幻,还融入了我平常的阅读,可这其实也削弱了科幻小说的科学性质,增强了文学性。这也是自己写作的一个缺陷,始终停留在文学性,缺乏真正的一些实质性支撑。”

在灯白看来,科幻是基于科学的二次创作,它可以比科学更广阔,更深刻,甚至看得更远,它包含了理性与感性,甚至像是“科学的拟人化”,是科学的一场美梦。而这个梦会不会实现,待时间证实。

在平时的学习中,灯白也需要大量的写作练习。为了平衡学习和写作的时间,她总会提早完成学习任务,空出一早上或一下午来写作。往往文学作业越多时,她越是想要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其实,学习和写作本来就不冲突,人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学习,而写作可以算作一个学习之余放松的途径,在写作中有我自己的乐趣就好。”在灯白的写作路上对她影响颇大的作家是三毛和齐邦媛,《巨流河》是她最喜欢的书籍之一。三毛的自由感和齐邦媛的厚重感,融入灯白的创作中,使她的作品读起来流畅不俗,字里行间透露着浓郁的传统文化气息。

“创作可以离经叛道,可以没有定向,但不能只追求好看两个字,去写违背既定真实的谎言。”未来灯白会继续写作,必须继续写作。她希望以后的工作也和写作有关,在写作的这条路上,坚持本心,发掘自己的无限可能,不能固步自封。

责任编辑 / 薛小燕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