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孜买提江:我从新疆来

发表时间:2015年10月29日 15:41

青蜜活动上线以来,参加活动的用户多是东部省份的年轻人。当来自遥远的新疆的艾孜买提帅气的头像出现在青蜜首页,青蜜专访就有了采访的冲动。艾孜买提很热心,也很直率。我们的一切要求,他的回答都是好的,没问题。这反而使我们受宠若惊。在约定的时间内,艾孜买提给给青蜜专访提交了5000多字的个人素材。全篇读完,我们对新疆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回顾以往,我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生长的这个地方—喀什,就连喀什地区的几个县城也没怎么去过。也就是高三毕业假期,自己买了一张火车票跑去巴楚待了三天。

第一次来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还是因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的到来。

那时,迟迟等不到录取通知的我,已经做好了复读的准备。也许是绝望之后再渺小的光都是那么耀眼,当我最后一次登录高考个人档案,查询自己是否被录取时,“您还没有被任何学校录取”的字样终于发生了变化,恭喜您被“新疆师范大学青年政治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录取。这是一个隶属于新疆师范大学的大专学院。确实,很多人看不起大专,其实我也一样,因为我的分数其实不低,完全可以走三本,但是,我真的不想给家里增添负担的,而我也真的没有信心再去经历一遍高三。

第一次来乌鲁木齐,我只能选择大巴车做为交通工具。因为那时,无论火车票还是飞机票,早就销售一空。相信我,有一种经历你这一生有一次就够了,那就是选择坐大巴去乌鲁木齐!从喀什到乌鲁木齐,做火车快车需要19个小时,慢车则要22个小时,如果是大巴则需要26个小时。没错,26个小时的车程,除了晚上会在一个停靠点休息4个小时,几乎每一分钟都在赶车,而我又非常“幸运”的买的是最后一排的上铺,在颠簸时,我几乎需要抓紧安全带才不会从床上掉下去。同时,车上也弥漫着各种气味,脚臭、饭香、汗味混杂在一起,现在想想,那真是对感官和身体的双重考验!

26个小时就像26天一样的漫长。

乌鲁木齐,对于这个“大城市”,我似乎只通过耳朵了解过,我知道有个“二道桥”、“国际大巴扎”,其他完全抓瞎,但是从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起,我就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城市满满的善意。

我父亲是67年生,如今也算是壮年,但因年轻时饮酒过量头发白的比较快,所以比较显老。记得那次上BRT(快速公交系统-编者注),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小伙子立马起身给我父亲让座。让座对我而言是一件日常的事情,当但有一天看到有人给自己的父亲让座的时,心里还是有一丝感动和感恩。

到了晚上回到了宾馆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他说现在人在大湾(乌市天山区的一个地方),当时天也已经黑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大湾,所以就在宾馆附近随便找了一位大叔问路。当时那位大叔骑着摩托车(乌市像这样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限行,所以非常少见),“大叔,大湾该怎么去呢?”“大湾啊,你往前面走很久,然后做901路公交就可以到了”“噢噢,谢谢大叔”说完我便朝着他指的方向去了,可刚走几步那位大叔追过来了,他说:“小伙子,我送你去车站吧。”我很意外也很惊喜,但第一时间却也不得不怀疑,因为好人毕竟是少数的,那个大叔似乎看我迟疑了一下就说:“放心把,我刚好还要去一趟那边,顺路把你送过去把”。我很开心,从来没有想过刚来一个陌生的城市就能感受到那么多的善意。

女神

第二天,我和父亲来到了我即将就读的学校“新疆师范大学青年政治学院”。从踏进校门,把整个学校逛完并走出学门,我只用了5分钟!没错,就是5分钟。学校真的非常的小,小的让人绝望,跟我想象中的大学校园完全两种样子,当时我就有冲动回去复读,可是又不甘心……

辗转反侧一夜无眠,却最后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第三天是正式报道日子,我再一次来到校园。和第一次不同,校门口站了很多看起来跟我差不多的男男女女,有很多是跟我一样前来报道的人,也有一部分是前来迎接新生的学长学姐们。

刚走进校园,就有人前来相迎“你好,是前来报道的新生吗?”那声音很甜很轻,仿佛是风铃的韵律,这是一个留着及腰长发的女孩,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清纯而甜蜜,让我短暂的沉醉。她主动上前拿住我的行李,而我却很失礼的在愣神。缓过神后,我和她一起走向新生行李存放处。“学姐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祖丽开代”说完又是一个甜甜的微笑,害我再次看的失神,她说:“大学空闲时间很多,可以选择加入学生会锻炼自己,学生会宣传部欢迎你。”我笑了笑:“我想我会认真考虑的。”把我送到行李存放处后,她便离开了,继续迎接其他新生。这便是和女神的一次邂逅。就是那一次,我把祖丽开代当成我的女神,可能是第一印象实在太好了。

来到学校第一天,我发现这里虽然很小但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差,这里的人都很好!

言传远疆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便过去了,我也基本习惯了乌市和学校的种种,但我也发现似乎如果不做点什么,在大学真的能完全闲死在学校,因为在这里没有人能管着你,你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但我不想就这样浪费时间,我不想大学三年出来以后除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用的大专学历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就在这时,我听舍友说学校有一个志愿项目,正在招收志愿者,我便和他一起决定参加这个项目!

项目名叫“言传远疆”,是通过电脑远程向南疆地区师资力量不足的小学,提供网络远程汉语课程授课。同样的祖丽开代也是这个项目的参与者。经过一轮简单的面试,我成为了言传远疆的一份子并且和祖丽一样担任了讲师一职。这个项目很有意义,无论是能提前成为一个老师还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善,言传远疆从最根本的教育入手,虽然范围不广却是在做实实在在的事!可是很不巧,我的每一堂课都和学校的课程冲突,我只能做一些项目的宣传工作。这是我切身参与的第一个公益项目,我很自豪能成为其中一员,但也很惭愧在言传远疆里没能做太多。

疯帽子

又悠闲地度过了一个星期,学生会的纳新工作开始了,开学以来已经基本认识了学生会的各位成员,也了解了学生会是什么的集体,想来想去,相信加入学生会能学到不少东西。就这样,我向学生会广播站递交了申请。其实一开始,我是打算加入学生会宣传部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祖丽开代就是宣传部副部长。可是后来想想,也许广播站更适合我。经过一轮初选一轮复选,我成功加入广播站。广播站的工作在学生会中算是比较多的,因为每天中午和晚上,都要广播,而每一篇广播稿都要提前读透读熟。不然在广播上出错,全校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另外,一旦有活动,音效设备和主持直接都是由广播站负责的,虽然很忙很累,但是真的能学到很多。

播音,我之前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工作,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机会。每一个播音员都有一个主播名,我的主播名叫疯帽子。

第一个学期,我的播音档期定到了周三下午和周五下午,是散文节目和旅游节目。播音期间还闹过不少笑话,记得有一期在播旅游节目时,站长进来说“你怎么把旅游节目播的跟念悼词一样?”播音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不一样的节目播起来是感觉完全不一样的,需要凭感觉去把握,这一年我可是没少挨骂啊。

艾孜买提在广播站,这是他喜爱的工作。

第一次做检查

在新疆,大型活动一般都是需要民语主持的,好声音大赛的决赛主持名额定下来了,但民语主持是由另一位“同事”担任,当时我以为我错过了主持,非常的伤心,也暗自发誓,下次一定好好把握机会!可是“天有不测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学校举办了两个大型活动,一个是校园好声音,另一个是元旦晚会,之前说过主持也是广播站负责的。而好声音就成了我们练手的机会,我们可以借着初赛和复赛体验一把当主持人的感觉!同时,我很喜欢唱歌,也报名参加了好声音。直到站在舞台的前一秒,我都以为主持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可是我错了,当我站在舞台时,仿佛是失忆光环和白痴光环临身一般,我连最简单的报幕工作都没做好,在台上我看到站长他们在暗自摇头。很快的,该我上台去唱歌了,可是几分钟前的失败任然对我影响,我完全没有发挥好,我对自己很失望。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就因为我没有做好准备,我错过了复赛、半决赛的主持甚至差点被好声音淘汰。回去之后,我写了一份检查,话说这是我写的第一份检查,在广播站例会里向大家做了深刻的检讨。

风云”,我的那位同事因为身体不适暂时不能担任主持,民语主持不得不由我担任。机会再次来到,如果这次在抓不住,那我真的可以去死了!非常简短的几句主持词,我几乎花了一周时间去准备,我生怕再次出错,因为机会不会有第三次。也是自己的付出有了回报,主持很成功,活动圆满落幕!台山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说的完全没错,舞台看似华丽,但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难掌控。往后,民语主持都一直是由我在担任(那位同事后因水土不服,辍学回家),我也真正的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做这件事。

两只烤鸡

有一次,壹基金组织了“首届大学生公益训练营”活动,给了新疆各大院校2-3个名额,要在南山上进行为期三天的公益训练,按理说,这个名额是不太可能轮上我,因为我上头还有各位学生会干部以及学长学姐压着,但不知为何,最后教务处主任竟然推荐我去参加!我很惊讶也很惊喜,就这样,我代表青年政治学院代表新疆师范大学,前来参加这个培训。

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这次培训是为了什么,我只当是来南山玩的,可是没想到,短短三天,竟能对我产生那么大影响,彻底改变了我。

三十三位高校生,我们在共同在南山度过了三天。我知道生活中有好人,但没想到能一次遇见三十二个。我们在生活中,也会去一些简单的“好事”,但很少把这些当成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场的这32人,他们是来自各个高校志愿者协会的核心成员,是真正的在用善心做在善事,把公益当成生活的一部分,把志愿当作人生的路标,说实话有时我真的“羞于与他们为伍”,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人在“发光发热”,他们就是那种“发光发热”的人。

培训的第二天晚上,我们有个任务,就是每个队伍用120元做一桌丰盛且营养搭配合理的大餐。从食用油到菜,都是需要我们下山去采购。山下小县离我们的集训地还是有一点距离的,来回需要不少时间,可是我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大家在分配好采购任务后就急忙下山了,到了山下马路。我们看到一个骑三轮电动车的大叔,我们上前给大叔说:“大叔,我们是志愿者,现在有任务,需要下山采购,您能带我们一程吗?”大叔非常爽快的同意了,将我们送到了山下小县,还说:“你们快去把,我在原地等你们,等你们买完了,把你们送回去。”我们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我们非常严谨的规划了采购方案,发现我们买完所有必需品后,还能剩下不少钱,刚好路过一个熟食店,我们打算买一只烤鸡,标价写着一只整鸡25元,为了能节约经费,我们向老板还价,老板问:“你们买那么多东西要干什么?”我们向他说明了原因,老板沉默了一会,转身回到后厨忙会了一会又出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是剁好的两只整鸡,递到我手中说:“这个算你们20元”。20元,两只烤鸡,我觉得,哪怕是十年前,也不可能是这个价格!我知道,这同样是因为我们身上的衣服和标签的作用,我从来不知道,也没想过,公益和志愿有这么大的力量,我也从来没有在同一天遇到这么多的善与爱。

青蜜访谈

青蜜:为什么要给自己起疯帽子这个名字呢?

艾孜买提江:疯帽子来源于爱丽丝梦游仙境,我非常喜欢新版爱丽丝里面约翰尼德普饰演的那个疯帽子。首先喜欢这个演员,他把这个角色演得非常到位,其次对这个童话人物本身就喜欢,疯疯癫癫,另类,有个性,爱恨分明,还有那种疯癫但不失风度的幽默。

青蜜:你说没有再次信心经历高三,高三有着什么样刻骨铭心的故事吗?

艾孜买提江:高二时和自己的初恋因为种种原因,变得如同陌路人,打击挺大的,可以说,差一点一蹶不振。她,很美,在学校可以说是校花吧,而且会穿衣服会化妆,但是属于比较叛逆的那种。还有父母的原因,当年我母亲复读,结果总成绩只比过去高一分(笑)。不能说是复读没用,而是很少有人能以一个良好的心态去复读。此外,复读的话家里面就没这条件了,因为,我妈突然有了,临近高考时突然给我生了个弟弟。小家伙挺可爱,但也很闹腾,如果复读,确实没有以往的安静环境了。

青蜜:和我们说说你的女神祖丽吧。

艾孜买提江:其实我的女神有三,一个是娄艺潇,一个是阿隆娜? 塔尔,还有一个就是祖丽。娄艺潇在爱情公寓里就开始喜欢他了,阿隆娜呢,她在邪恶力量里饰演的角色彻底征服了我。祖丽是开学时女神的姿态吸引征服了我,后来发现祖丽很女汉子的,有时候大大咧咧的,不过不影响我喜欢她。

青蜜:那次检查,是你自愿的吗?

艾孜买提江:那次检查,是我自愿写的,我自己要求写的。因为错误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面对不可避免的事故产生的错误;一种是自身准备不足,完全可以避免错误。我这个很明显是第二种,把舞台想的太简单,其实我之前准备一点就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

青蜜:人们都说好人是多数的,为什么你认为好人毕竟是少数?

艾孜买提江:好人,这个定义其实就很难界定。大家都会多多少少做一些好事。但是普遍这些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会对自己的利益有所损失。不说是大公无私吧,而是很少计较得失。这些人不存在道德绑架去逼别人做好事,而是自己主动去做,做完觉得我很开心,这就是好人。这么去定义好人,你觉得生活中这样的人很多吗?

青蜜:确实不多,在我们的定义里不去做坏事的人就是好人。那么,那三十二位志愿的者的出现,对你影响很大,你觉得他们都是好人。

艾孜买提江:中国经历了太多的革命了,先辈迫切想让国家强大,所以放下了很多非常重要的东西,华夏原本是礼仪之邦,现在却连最基本的非礼勿言都做不到,谁人不把我操、你妈、你妹挂嘴边?中国失德,所以对道德要求就低了很多。我们不把目光放在应该关注的地方,潜移默化之中,很多失德的言行举止就变得日常化。那三十二人,他们就是在这个失德失礼的社会里,找到了自己的道德观的人。这三十二人中有30名都是汉族,或许也有回族,但是外表很难区分。加上我两名维吾尔族,一名哈萨克族。

青蜜:你觉得,三十人里边,汉族同学比例是不是高了点?是什么原因呢?

艾孜买提江:首先,其实哪怕是在新疆,汉族也是占了50%以上人口的,少数民族,毕竟只是少数吧。第二个原因吧,少数民族中做好事的都是日常化的,就拿简单的让位而言,在新疆,公交车上让一位老人站着,是不可想象的。

青蜜:我可以理解为他们习以为常,不通过志愿者或者公益的形式,就能帮助更多的人吗?

艾孜买提江:我不这样认为,公益和志愿完全可以是人生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 / 刘一帆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