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又姜宇:人生千万种可能,我一直在路上

发表时间:2015年09月10日 11:20

“1毫克音乐+2可文艺+1克乐天派+10滴对主持的热爱+4片街舞+2毫升BeatBox+1吨的眉毛=来自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的许又姜宇。”中央民族大学第九届主持人大赛上,他如是介绍自己。对于大家来说,他是民大晚会中最常见的身影,极具特色的两抹浓眉和一口流畅的BeatBox让大家深深记住了他,然而生活中的他,并不仅仅只是我们看到的聚光灯下的样子。

“爱好太广泛,生命太有限。主持是我经历尝试这么多之后唯一一个不用舍弃任何东西,甚至还要不得不一直尝试新东西的一条路。”

“人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而话剧却可以实现所有的可能性,每一部都让我感到自己重新活了一次。”

“不论我走了多少路看了多少景遇到多少路吃了多少饭,一定还会在路上。”

许又姜宇在主持中

热爱 他的无限向往与坚定选择

当问到他对于各种爱好在他的心中的分量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地答道如果总共有10份,那么一定有3份主持、3份话剧。10份的精力,却有着对100份新鲜事物的向往,然而太多兴趣则意味着时间的有限和取舍。取舍往往很难,那么为何他对于主持和话剧的热爱却如此坚定呢?“爱好太广泛,生命太有限。主持是我经历尝试这么多之后唯一不用舍弃任何东西,甚至还要不得不一直尝试新东西的一条路。在主持这条路上,我所有所学的所感兴趣的都可以用来锦上添花,所有的经历跟所有的尝试都会是以后的武器,比如BeatBox跟主持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冷场的时候就很有用了,又或者模仿方言、搞笑的段子,甚至看的文言文,小说都能给主持的内容加分,这些都算是平常的积累吧,平常做的所有事情我都会留心,也许在台上就起到作用了。至于话剧呢是因为人生千千万万种可能性,自恋如我当然会有迷之自信,不论哪条路总会走出不一样的结果,然而人生只能走一条路,话剧却可以实现所有的可能性,每一部话剧都让我感到我自己重新活了一次。”

慵懒 他的闲散时光与文艺态度

正如大学校园里很多人一样,他的日常也是带着几丝慵懒的。我们能透过教室的后窗看到他在课堂上悄悄玩手机时嘴角的上扬,也能在艺术馆里瞧见他驻足思考的模样,甚至还能在灯光迷乱的酒吧里发现他一饮而尽的爽快。他是千千万万个我们中的一个,却也不是。他没有唯独钟意的艺术家,有时令他欣喜的仅仅只是“面粉纷飞时专心的拉面师傅”、“阳光下皱纹深刻的吹糖人的大爷”和“天桥底下伴随着三弦胡子飘飘的忘我艺人”诸如此类——艺术本来自民间。他也会期待着有一个合适的人陪他去看一场展,但仍旧信奉看展是一件孤独的事情,面对展品,他不想去揣摩作者的用心,更不会去刻意地主观地分析评论,一个人赏,一个人想,与展品无关,与作者无关。

感受他的旅行体验与灵魂期待

有人说,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必须有一个在路上。然而我们一致认为,身体在路上,灵魂不在路上,一样都白搭。他将“到此一游”的身体之行定义为旅游,诸如跟团瞎逛,跑到各种地方只为吃吃喝喝。旅行更多带着灵魂去感受,到了一个城市,感受这个城市的一切,脏乱差也好,真善美也罢,没有刻意的目的,一步一景处处留心。偶尔他会任性说走就走“一天晚上突然想去杭州,然后就定了票定了房间,晚上夜游陌生的城市,遇上下雨就逃进了路边的咖啡店,热牛奶的蒸汽和咖啡的香味都让我感到满足。”他同时也期待着有一场“艳遇”,这艳遇不一定是人,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个店铺、一处景,让人感觉到灵魂上的“美妙”,当然如果能遇到一个让灵魂感到“美妙”的人就更加“真真儿是极好的”。“我一直坚信,不论我走了多少路看了多少景遇到多少路吃了多少饭,一定还会在路上。”   

最后,想给他的诗:

“沿着青山的巍峨,

你在四季里滑行 跋涉千山 吮吸雨露

生命的路数春意盎然 蔚然成荫

太阳是你的明眸 月亮是你心上的河流”

——摘自《自由行走的花》

责任编辑 / 张楠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