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仕峰:不会做饭的厨师不是个好摄影师

发表时间:2015年08月10日 10:58

他的专业让他接触到了一个更宽广的摄影世界,因此慢慢得偏离了主流路线。或许一般人不能够理解他的摄影作品,但他一直坚持着自己对摄影专业的热爱,坚持着自己的个人风格,以及对摄影的一种执念。如果你要问他的摄影作品表达了什么,或许他真给不了你什么答案,因为答案就在每个观看者的心中。接触到他以后,你会发觉摄影的魅力不仅仅是对视觉的冲击,更是一种对某件事物的深层思考。

陈仕峰

他叫陈仕峰,一个地道的广东佛山人,大学修读的是摄影系。他说他最喜欢的摄影师是日本的志贺理江子,她的作品里并不见“女性”和“女权”的标签,反而呈现给观者的是一种魔幻、诡异、荒诞与神秘的视觉观感,视线与图像的交汇与凝视充满戏剧性,黑色的布景下,人物仿佛置于舞台中,充满表演的场景。“神秘”、“震惊”或许是看到理江子作品的第一印象,这些诡异的影像却没有进行过后期处理,理江子用构成摄影( Constructed Photography )的方式,在巧妙的场面调度下寻找着影像的不确定性。她的作品仿佛具有一道灵光,能够将观者吸进一个鬼魅的境地。

陈仕峰自述:

“给自己带来惊喜的同时,通常都能给别人带来惊喜—Tom Dixon”

我对于拍照的态度

只有不断拍,不断拍,才可以满足我自己,塑造自身,要是停止按下快门,那就意味着早已彻底丧失了在“生活”这个画室作画的资格。唯有不断去行动才有可能寻找到快乐。只有不歇行动才有足够可能会寻找到快乐。街头是一个充满欲求不满的画室,它不断刺激你不多的感觉。你可以知道如何作画,却不会清楚最终的画面是什么样子的。

把压力做成颜料,好奇心铺出当画布,这样的画室,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故事和事故。不管你是否能够接受,我很好奇自己可以看到什么,这种感受每时每刻在推挤着我,让我去行动。

确切的是,我的照片真实地记录了每一个故事,就算只表现了哪怕一丝丝的片段,也足以引起你们的注意,因为,足够好奇了。

“悠游寡断还是立刻行动”,其实都是我的习惯,只不过我现在更多选择了“立刻去做”。黄伟文也说过,把时间省下来去行动,其实更容易一点。这种不是特地去改变,没有任何经验,归根到底还是两字,“长大”。

这是前年四月为女友准备的一场为期九天的自拍,最喜欢这一辑是因为它完全把我对女友想表达一切的欲念具现了。

一个生活中“任性”的家伙儿

“作为一个摄影系的学生,以学校的话来说,就是不能缺课,可最后却如愿成为空座次数最多的那位。只因我的爱好没有叫做摄影这一项,相似的只有叫拍照这一项。”

因为自己是一个对旧物古着有执念的家伙,所以,当时为了参加一月份珠江新城由一尙门TFD举办的复古骑行趴,也不向老师请假了,直接当天头班火车从云南赶往广州。嗯!回去探女朋友的成分可能更多一点!总之,愉快的回忆还是要靠自己制造的。

13年曾经休学半年,因为决意去追求拍的兴奋感,能体验收获照片那一瞬间的刺激,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无比珍贵的快感。无论是按下快门,编辑它们,到最后的刻意展示,都会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实在!每次拿起相机,头脑瞬间便会被突生的自我优越感,紧随其后而来的挫败感,交织的种种欲念填满!作为人的话,生来自身欲望的结集体,而诞生于自己的各种各样欲望纠结混合成一个最迫切的念头,拍照!拍照!拍照!按下快门!只能说,研究美食若是自身生理需求,手工则是应对无聊的围墙,拍照毫无疑问就是一切欲望和冲动的具现化。倘若不能为吸引自己的东西发出自内心因激动而起的颤抖,可以说,还是变成行尸走肉算了!

复古骑行趴

最喜欢逛菜场和下厨的摄影师

“这是一个相对没有那么执着的欲望,但却是我觉得最好玩的一个。”

拍照、手工、做菜,哪怕我对外界所有信息异常敏感,也只想安心接触它们,有这三样,一生都研究不完。如果不能做到一流,那实在是太无趣了。经验是要自寻,不间断地去寻找美味,总有一天会感到快乐。亲自去挑选心仪的食材,开心得来又好玩,比蹲在茅坑上玩手机好过不止千万倍!

这个爱好的诞生,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当时父母基本不会太早回家,而家庭条件也无后顾之忧。由此自初中开始,便懂得自己煮饭,可惜最初只是当成义务劳动。到底,初中时代实在找不到那么多时间去钻研自己的爱好,当时一门心思扑在老师眼皮底下偷偷画画的我,又怎么会想到那么多。

每次下厨前的准备工作

直到高中第一个寒假,偶然从蔡澜先生的书里得知,最爱的五花腩总是煮不好的问题所在,原来由摆放开始已经有大学问。实际上,肉要肥瘦相放,下锅时要先将肥肉拿筷子夹起膏面,用油香煎,便不会处理瘦肉的时候顾此失彼,浪费肥肉。过后落重酱,放炸蒜头,大葱,用点心机,美味自来。

自此,我每天必抽出时间回家,观看母亲如何为一家人炮制晚餐。嗯!当然是要逃课,死缠烂打获得走读资格是高三的事,被老师捉住就说回家拿衣服。反正懂得了研究,一切便有乐趣。烤肉前要剥肉筋,鱼虾要除腥线这些不必说,如何去让基本功也变得有趣才是最好玩的。像最近才知道原来鳗鱼是可以用气泵把腥线打出来,对,是打出来,就像街头小贩用机器吹气球那样。 16 岁以后,基本上我每个星期都会到市场走上两圈,我熟悉了市场,市场也接纳了我。因为这个缘故,我培养了对食材的辨认能力,我觉得闲暇时间逛逛菜市场,可以看到整个社会的缩影。

陈仕峰摄影作品
陈仕峰摄影作品
陈仕峰摄影作品
陈仕峰摄影作品
责任编辑 / 郑用钿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