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o:我旅行是为了学会做生活的旁观者

发表时间:2015年08月08日 16:04

Tomato是一个社会工作专业的研究生,热爱旅行,也热爱公益。大学期间参加过许多的公益活动,更带上公益踏上了旅行之路。她不喜欢去描述和美化自己的旅行,但她总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从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身上汲取生活的能量,并探寻着这个世界的面貌。她说:“我旅行的全部目的,都在学会如何做生活的旁观者。”

Tomato在印度的火车上

我叫Tomato,一个来自湖南张家界的白族女生。社会工作专业研究生一年级。我爱旅行,也爱公益,做过针对留守儿童、单亲母亲、吸毒群体的介入之后,去年夏天最后一个还能称得上是“假期”的暑假,去往加尔各答的“仁爱之家”做了将近一个月的义工。我也热爱旅行,就像热爱自己的生活。旅途中,我为每一个触动我的点写下一段文字,抑或说是纪念。

我曾在旅行日志中写道:“40多天中,我的生命里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人,19岁印尼女生有着天籁般的嗓音,筹划着要出自己的第一张专辑;26岁荷兰男即将拿到第二个金融硕士学位,打算完成环球旅行后回国和女友完婚;23岁巴西男说自己正在做富得流油的生活里最有意义的事情,虽然缺乏数学细胞至今仍未毕业,但始终坚信自己会成为成功的企业家,努力尝试各种方式去克服心理障碍让自己更加适应环境;

19岁妖娆的捷克女想要成为全世界最赞的厨师;日惹酒吧里偶遇的澳洲男,与朋友一起建立了一个关注children traffic的公司,去年四月开始他的自行车环球募款,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弱势儿童的权益,即将在今年六月回到墨尔本完成旅行计划;19岁印尼男拿到东京大学全额奖学金,梦想成为一名Graffic-Designer!25岁阿根廷女在毕业一年后辞掉工作,满世界到处跑去找回生活的方向,有过很多精彩的经历;19岁东京男因为父亲在联合国工作,从小到大世界各地哪里都呆过,现在在自己的间隔年和德国女友一边教舞蹈一边环球旅行。

2013年7月,她在毕业旅行途中对曼谷 当地NGO做调研,整理了相关的志工信息,学习到很多较之国内同类NGO,泰国 NGO的先进经验。

这些人,在生命中与我擦肩而过。他们并不属于很耀眼的那一类,但让我喜欢的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并且竭尽全力地追逐自己的梦想,义无反顾,从未放弃。举着向日葵的孩子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开始流浪,是一件很让人感动的事情。我喜欢旅途中遇到的那些人,喜欢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它让你保持良善,学会尊重与分享,懂得在广阔的世界面前保持谦卑,所以我热爱旅行。

我不会专业摄影,也没有深度探索某一个城市,并完美收集各方资源的能力。但在我的每一次旅途中,我都尽可能多地涉猎不同的特色地方,有选择性地深度体验,在体验中我渐渐地明白,旅行已经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2011年,在武汉最炎热的七月带领来自美、英、印度、印尼、捷克 数十个国家的实习生为青少年空间的孩子们举办主题夏令营,为社区的孩子们搭建国际文化交流平台,活动得到武汉当地多家媒体报道。

我该怎样生活?

我遇见过三个故事:让答案变得清晰。

暹粒、雅加达、多伦多、伦敦、悉尼、北京,我们生活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不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在追问同一些事情,确切地说是同一件事情——我该怎样生活。我们得吃饭,我们想挣钱,但在每一个喘息的缝隙,同一个问题不断重返:我该怎样生活?

第一个故事是在湄南河畔一个小村落里,我遇到的一个波兰男孩。他在那里住了有好些时日,拿着在美国做低廉劳工挣到的不多的钱,终日晃荡在与他身形长相差别太大的人群中。我们哪怕分别时都显得很陌生,可即使面对我这个陌生人,他一张口满是对生活的抱怨:长得不好看又太胖、没有好工作、失恋、失去朋友...他觉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属于那种人们视而不见的人,“如果没有人看见你,那么你就是死的。如果你是死的,那你争取活着有什么意义?”他看起来的确有些糟糕,不修边幅,无精打采,一身酒气。始终把自己忧伤成一朵发霉的老蘑菇,也不给周围一丝欢愉的空气。

2012年的春天,她作为“教育带来改变”国际项目的志愿者,靠着国家奖学金独自前往印尼为雅加达超过200名贫民窟儿童教授英文并传播中国 文化。这场开幕式 和随后多项 活动得到了《印尼邮报》、新华社、雅加达电视台等媒体报道。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失眠者。他有着不错的外形,摇滚的气质,学着很能挣钱的专业,会有很光明的未来。他去过很多地方,有很多见闻,遇见过一些美丽的爱情,养过很多流浪的小动物。他看似是热爱生活的,也被生活热爱着。可是一到睡觉的时间,他就失眠了。而且经常如此。他会坐在学校偌大的操场看整晚的星星,回想自己还没毕业就过于匆忙的生活,看似是在努力追求着什么,其实内心是在挣扎着逃避些什么。世俗的眼光,父辈的期待,社会的压抑…而直到把天空坐白,他又回到人群中生活。他说:“如果生活是一面镜子,我不害怕看到自己是什么,我害怕的是看到自己不是什么。”

第三个故事是我在春蓬火车站遇到的一位卖艺的乞丐。他叫Nong,我在赶去春蓬火车站的路边发现他,实在不忍心错过便录下一小段视频。我不知道他的年龄,也无从知晓他来自哪里,但我觉得一个在破铜烂铁中也能发现音乐的人,一定很爱生活。他的全部乐器就是这几个废弃的油漆桶,旁边摆了一个小钱袋,这是他整晚甚至可能是整日的生活来源。

当他听说我要给他拍段小视频时他还关照地让我站上台阶小心路上车辆。当我惊讶于这些从废弃容器中发出的美妙合奏时,我不经意一抬头,看到他身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昏暗灯光。我想如果他坐在一个亮一点,更热闹一点的地方,肯定能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有更多的收入。但他就坐在这一片浓稠的黑暗里,甚至都不怎么看得清他的脸,孤独被他单薄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在没有光泽,甚至可能吃不饱饭的环境里让生活开出花来,这需要多大的热情和对生命的爱?

2012年7~8月,她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地质专家介绍她的家乡,在感受自然鬼斧神工的同时,学习传统的土家文化,传播文化共享精神,传播文化共享精神。

经历过这三个故事,我知道生活的形式有千百种,你不会想要穷尽所有,但你会有一个理想态,所以你得时常提醒自己,不断去靠近那个理想态,就够了。所以我对自己说:要学会做生活的旁观者。这些形形色色的人,许多意料之外的故事,都是我在旅途中与他们相遇的。我要去接触、去感受,去在这些故事中沉淀自己,找到自我,所以我旅行。

我为什么要去加尔各答仁爱之家当义工?

我还有三段故事,是我不得不去的理由

盖思夫人曾说:爱是达到神之处最短的道路。当我把内心的这些思路理清后,我才准备好掏出怀揣于心很久很久的地方--这次的目的地:加尔各答。这是一个永远和脏乱差、贫穷落后连接在一起的词;也是一个有着闻名世界的印度舞蹈、恒河夜祭、圣坛烧尸的地方;一个以各种动物为神,尊崇万物平等共生的国度。光是这些已经让这片土地甚显迷人,而触发我打算暑假去到那里的原因来源于三段故事:

Tomato在加尔各答的街头

第一:前年夏天和一个佛教徒行走在华欣入夜后安静的海滩时,她动情地描述起19岁那年她站在加尔各答的街头时内心的震撼:。“只有在不为物质所扰的地方,人们才能如此接近神。你很难想象在物质资源如此匮乏的条件下人们的内心却能如此充盈,回过头来想想现实生活中,为蝇头小利争破头皮的我们,都太傻了。”在近一个月的接触中我无时不被她永远遵从内心、尊重世界的谦卑所感动,我很好奇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能给人的精神留下如此深远的印记。

第二:今年寒假我认识一位年近半百的佛教徒:他年轻时当过兵,而立之年因为打架坐了几年牢,还被开除党籍。出狱后他拼命赚钱,五年前开始行走这个世界后,就再也没停下过脚步,他没有家庭,没有孩子。那晚我们在湄公河畔边饮酒边闲聊,在这之前我们已有好几次这样的聊天。

“垂死之家”门口无所事事的穷人

但那天夜里,我们聊得过于严肃,他也因为酒精的作用显得有些愤怒:“你们这些年轻娃娃太年少轻狂和不知天高地厚了,因为你们条件太好,对生活的感知太少。如今我教给你我这么多人生感悟,其实大部分都是我在牢房里想明白的。沉溺在安逸中的人就是温水煮青蛙,是最早被这个社会抛弃的那部分。所以人要去吃苦,把自己逼到角角(绝境)里,到那里低下你的头做个谦卑的人,蓄积力量,然后回到现实中传播你的信与爱。当我最初想到这些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孤独得快撑不住了,但后来当我走到尼泊尔,再到印度,到加尔各答和瓦拉纳西的时候,我才晓得这么多年的坚持都是对的,好难得哦。所以妹妹,你要懂我这些话,有机会去印度看看。”

第三:09年读孙东纯的《迟到的间隔年》,他回想起段加尔各答义工的经历艰辛又充实。作为一个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服务过留守儿童、单亲母亲、吸毒人群,一直以来都很想接触老年人的服务活动却始终没有合适的机会。而“垂死之家”(“仁爱之家”的一个分支—照顾对象主要是时日不长的老人)所需要的临终关怀,正是我很感兴趣却很缺乏实践了解的一块。

Volunteer Day:这么多志愿者一同出行,简直就像个联合国志愿队

三个人,三个故事,带给我震撼的同时,也构成我对加尔各答最初的印象。我没有宗教信仰,无法有佛教徒那样高的悟性;也一直慨叹自己没有那些资深背包客们丰实的人生感悟。但我始终相信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散发光亮。感受一个国度最好的方式,除了放肆欣赏吸纳这个国家特有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之外,最美的风景还是人,而义工则是深入了解当地风土民情的绝佳方式。

责任编辑 / 郑用钿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