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隆:把摄影和合唱融入生命的青年摄影师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26日 11:32

隆姐是个男人,还是个中央空调似的暖男。在跟他沟通的时候,我的问题是灵机一动似的提问,他的回答像是深思熟虑的智者名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由神奇的电磁波带到我的眼前。在时间与空间的错乱频谱里,两个像质子般微小的思想,在宇宙间碰撞。采访,始于大刘(编者注:刘慈欣,中国著名科幻作家),终于合唱,特殊的机缘,仿佛听见思想的音符在多维度的宇宙的群山中回响。

@font-face { font-family: "宋体";}@font-face { font-family: "Cambria Math";}@font-face { font-family: "@宋体";}@font-face { font-family: "Calibri";}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 margin: 0cm 0cm 0.0001pt; text-align: justify; 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Calibri; }.MsoChpDefault { font-family: Calibri; }div.WordSection1 { page: WordSection1; }
吴晓隆

时光会远走,唯有影像会停留。——吴晓隆

刘慈欣用宏大的宇宙叙事喂饱了很多人饥渴的思想,而我跟吴晓隆一样,都是这场春风中的受益者。

采访他,在他的身上遇见大刘只是路途中的偶遇罢了,他是一个摄影师,也是一个合唱团的成员,在记录世界和用声音表达世界这方面,我还有更多的问题抛给他。他的回答机智也充满了感性,让我慢慢的进入了他的世界,并发现他内心那些温暖的地方。

吴晓隆,摄影作品

青蜜访谈:

青蜜:是什么机缘让你遇到了大刘,科幻文学对你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吴晓隆:我在读大二的时候,2009年,那是最苦的一段日子,因为身体不好,也弄的自己很苦恼。突然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个写宇宙社会学如何打败外星人的帖子。我自己学的就是社会学,所以看到宇宙社会学就很激动。看过之后就知道了刘慈欣这个人,那时候还没什么人知道他。我看了他的《三体》,突然觉得比起茫茫宇宙,我们简直渺小的微乎其微,即使当时的我被困在自己的身体和狭小的地理空间里,但想想浩瀚的宇宙和无垠的时间,眼前的一切困难也不再会困扰我。刘慈欣对我是一种拯救和解脱。

吴晓隆的摄影作品中体现着一种人与自然的关系

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仅应该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老生常谈的三观,还应该具备一种宏大的“宇宙观”。当我们在苦痛中无法自拔的时候,把自己置于宇宙的宏大的叙事中,人是不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呢?而人作为一个能够思想的个体,你对于无数的分子原子来讲,我们本身是不是也是一个宇宙呢?我心即是我佛,我身就是宇宙。这个男人像一面镜子,我能够在他的身上看到人类的影子苦痛挣扎过又在浩瀚的宇宙和无限的时间中得到了拯救和解脱。

在吴晓隆的摄影作品中人与环境的关系是永恒的主题

青蜜:风景和人像你更喜欢的拍摄什么?摄影对于你意味着什么呢?

吴晓隆:我喜欢环境人像,强调人和环境的关系。摄影对于我而言是认识世界的方式。

青蜜:你是如何看待前期拍摄和后期处理的关系的?

吴晓隆:就像做菜,前期是买菜烧菜,后期就是加调味料和装盘。

我采访的这个男人在他的摄影中是有哲学思考的,在按下快门的一刻我似乎能觉察到某种神圣性,就像是远古宗教似的信仰,快门的声响像是宗教仪式上的鼓乐,抬头凝望的风景就是渺小的人类对真理的探求。在这样的目光中,我仿佛觉察到了一种在任何一种艺术中间都普遍存在着的规律,我们歌唱,我们吟咏,我们书写,我们拍摄,归根结底都是作为人类不甘愚昧的思想对真理的追寻。

吴晓隆,摄影作品

青蜜:有人说合唱是民族的声音,你是怎么接触到合唱的,合唱对于你是什么?

吴晓隆:合唱像摄影一样,都是爱好。艺术是相通的。我们指挥老师说过一句话:所有艺术都是曲线。摄影和合唱,都是这样的。

吴晓隆,拉脱维亚,第八次世界合唱比赛,后二排左二为吴晓隆

合唱是一种自发的艺术,个体在群体中发挥作用又从属于群体,它用声音表现灵感的生动,在低徊婉转间尽显内心的拨动。如果人类的宏大叙事是有背景音乐的,只能是以合唱的形式呈现。

所以当吴晓隆跟我说当他们在拉脱维亚参加第八次世界合唱比赛的那些动人的经历的时候,特别是他们引起了一场广场各国人民大合唱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是被磁铁吸引了过去,吴晓隆这样写道:

一个拥挤的广场上是无数排队等候进入参观古迹的各国人群,艳阳高照晒得人乏力困倦。突然不知道是由哪个合唱团的小伙伴发起,人群中响起了阿卡贝拉(编者注:无伴奏纯人声合唱),一曲接着一曲,本来嘈杂的广场上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只剩下歌声,而所有的人都在凝神倾听。没过多久,前面的团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一群外国老年大叔大妈们在一位“带头大姐”的带领下,竟然也开始唱起了歌。听着听着,曲子竟然非常熟悉,原来是意大利国歌——以前看F1法拉利夺冠时每每都会响起的旋律。一曲唱罢,全场响起掌声和尖叫声,当人们沉浸在毫无言语交流而带来的奇妙对唱时,身后又想起了歌声。原来是一群印度游客不甘寂寞也唱起了歌!他们站得笔直,眼神凝重,双手向上伸,彷佛在进行一种仪式一般,令人捧腹大笑……全场瞬间热闹了起来,前面的意大利大叔大妈们又唱起来,后面的印度人也在继续,整个广场变成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对歌现场。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表情,刚才还在抱怨队伍长天气热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

吴晓隆,第八次世界合唱比赛旅途中与各国游客进行广场大合唱
吴晓隆,第八次世界合唱比赛旅途中与各国游客进行广场大合唱

或许这就是音乐,或者说是合唱的魅力。不需借助任何工具、乐器,甚至不需要借助语言去表意,就可以让不同的文化在同一时空中交汇。

编后记:对吴晓隆采访结束之后,我的思绪被引入到一个很深很深的境地,那里只有静态的影像和声音在群山间回响。一个人会做什么事情你能够从一步步的脚印中看出来,隆姐在一种有声的静态世界里面构筑着自己的思想体系,可能是一个巍峨的宫殿,也有可能是一个精致的庭院,我能看到的是隆姐在享受着这样的精神世界的同时,也在积极的让自己存在的物质世界变得更好。

责任编辑 / 李贺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