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雨璇:在东营做一个青年文化聚集地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26日 10:42

在人的身上有一些东西是很难发生变化的,它起源于最深的那处我们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地方。它不变不是因为它的质地过于坚硬,正好相反这些东西处于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们把这种东西称之为理想。我努力的把自己置于一个客观的境地,去发现一些可能大家都很关心但又不会主动去探究的一些问题——究竟是哪一些要素在理想与现实的碰撞这一个组合的矛盾中发挥着作用?在理想和现实这样永恒的矛盾中,人能做到什么程度而我们今天又在什么地方停滞不前。带着这样的问题,我采访了这个宣扬“理想至上的生活方式”的90后摄影师,一个名为“东热”的地方青年文化组织的发起人薛雨璇。

薛雨璇

作为一个摄影师你必须像个孩子一样,时刻充满好奇心,去体验了解一个社会的感觉,体验一下自己会有什么反应?自己是谁?意味着什么?拍摄一张照片往往是一瞬间,但是过后,你要用你余下的一生去体会它的含义。——薛雨璇

青蜜访谈

青蜜:你在上大学之前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吗?

薛雨璇:我在上高一的时候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后来感觉自己的成绩不能够上一个很理想的大学,因此开始学艺术,学了两年的美术,是一个整天就知道闷着头认真学习画画的学生,当时的心境跟上大学之后的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青蜜:大学对于你来讲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存在,你又是怎样的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定位去适应大学生活?你认为这种适应是成长还是妥协?

薛雨璇:大学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储备知识能量的地方,算是人生中的一个“温柔乡”吧,会有很多的时间,有很丰富的资源,认识很多的朋友,利用学院很多的设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从大一大二我都是在学生社团中度过的,热衷于各种活动策划,在学生会担任职务,在大二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应该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些活动上,应该把更多的时间利用在学业上,因此我退掉了所有的社团。但是这一段时间特别难以调节,我很难从一个热情洋溢做活动的状态转化成低头学习的状态。可能是因为自己刚上大学很难找到自己的定位,后来我在慢慢的发现其实自己的兴趣并不是本专业,而是摄影和策划活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因为我之前在学院和学生社团的经历积累下来的经历帮助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我觉得大学的生活是一种成长不能把它说成一种妥协。我在大学中渐渐认识了自己,找到了自己以后要走的道路、奋斗的目标、自己的理想、人生的定位等等,这些都是我在大学的不断磨练中提炼出来的。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你是如何产生想要做“东热”这个社团的想法的,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社团?你们在做什么事?简单介绍一下。

薛雨璇:我上了大学之后,我发现自己上大学之前的在小城市里面的那种心态是完全不对的,那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状态。我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在发生着什么,我不知道原来在外面的世界里还有这样那样的人在做着那么多有趣的事情。上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其实在高中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被利用起来去做有趣的事情。所以我想我们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去转化促进一下东营年轻人的生活氛围和文化氛围。

其实“东热”不能被称作是一个社团,因为它并不具备一个社团基本的要素,我们没有固定的活动。我感觉它更像是一个拥有着共同价值观的青年的集合。我们希望用一个组织去把东营本地的热爱青年文化的人集聚在一起。我们的活动并不确定,我们会根据大家的兴趣去组织活动,比如像观影会、分享会、沙龙、展览等等。我们希望东营本地的青年人在空闲的时间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在打台球,网吧啊,把时间浪费掉。

“东热”这个平台是在2014年的11月份开始运作的,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们组织过拍摄一些关于东营的宣传片以及线下的交流沙龙等活动。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我们应该怎么理解“理想至上的生活方式”这句话呢?有没有遇到理想和现实特别难以调和的情况?你是怎么解决的?

薛雨璇:关于理想至上的生活方式我是这样理解的,我们的生活是被动的无法选择的,但是生活的方式和心态是可以选择的。我们可以积极乐观的面对生活也可以碌碌无为逆来顺受的去接受现状。

“理想至上”算是一个很理想化的口号,虽然我们做不到让我们的生活达到理想化的状态,但是我们在思想上可以更加自由一些,虽然身体是被框住的,但精神却是自由的。这是我们追求的东西。

关于理想和现实之间难以调和的情况是经常会遇到的。比如经常有很多商家来找我们,希望我们可以更加商业化,这个和我们的思路是不同的。我们现在想营造一种文化的氛围,我们希望外地的朋友知道有东营这样的一个地方,知道在东营有一群这样的年轻人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暂时不会选择商业化的运作,希望可以保留最初的纯粹。

朋友的支持和理解帮助我们走过了很多的困难。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有很多人期待有类似“东热”这样的组织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或者支持我们做这样的事情。比如我们拍摄东营的纪录片,我们采用众筹的方式得到了很多热心人的帮助,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得到了我们意料之外的资金支持,所以这也让我更有信心去做好这件事。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你走过很多路,也拍下了很多的风景和人,在你的文字、照片和视频背后,你想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情感呢?

薛雨璇:可能你看到的这些东西都是在我的朋友圈里面看到的吧。我觉得朋友圈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你可以像写日记一样在朋友圈里记录你的点点滴滴,也可以在某一个时间点回头去看你的心路历程,所以我感觉我想表达的就是我当时的所思所感以及我对生活和人生的是一种记录跟储存吧。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年轻人、大学生或者我们说知识青年应该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资讯富集,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全媒体手段展示表达自己,但是我们发现资源和手段越来越多,人反而不会表达,作为一个社团人,自媒体人,你有什么意见建议吗?

薛雨璇:可能是没有一个切入点吧,其实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不断地充实自己的内心,不要让自己变得肤浅,应该去给这个社会和人一些正能量的东西,所以还是要让自己的身体和心里以及情商和智慧都“硬”起来。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在大学里面遇到的最难的事情是什么?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薛雨璇:最难的时候就是自己在大一大二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很困难的心理转换期。我感觉自己一直处在一个迷茫期,就像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人都会遇到的那样。我在思考自己应该是像原来一样按部就班的学习自己的专业然后找一个工作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所以最开心的事情当然就是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那就是摄影以及摄影周边的一些活动,虽然很忙碌但是这种开心的心情让我很享受,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

薛雨璇,摄影作品

青蜜: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大学生活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和学习方式呢?

薛雨璇:我从高一开始就一直对自己说一句话——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人在临死之前想到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后悔,自己为别人付出了多少而自己又得到了多少,自己的一生是否值得。因此我经常的对自己说,假如我明天死去,我今天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让我后悔。这是我经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薛雨璇,摄影作品

编后记:大学对于我们个人都是一个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暧昧又模糊的一个存在。它是我们的生活,我们也在那里温润了我们的心灵,坚毅了自己的品格,树立起是非的观念,经历过青春的迷茫。我们对大学有过不留情面的吐槽,也有过发自内心的赞美。当我在回首这段经历的时候,我更愿意把大学当成是一个人去看待,这个人可以是看护你长大的父母,也可以是跟你光着脚在宿舍天台上喝啤酒聊女人的哥们儿,有优点也有不足,嘻嘻哈哈也成熟深沉,这样的大学客观而又真实。

责任编辑 / 李贺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