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俊曈:十八岁,从骑行开始的旅行生涯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26日 10:16

钱俊曈:华中农业大学生物工程专业大三学生,跨考考研党。骑行滇藏线,徒步墨脱,搭车青藏线,骑行台湾东海岸等等旅行经历,虽非专业旅行爱好者,却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行走在路上。当梦想被未知的迷茫所掩蔽,当人生的意义变得沉重,我们又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迎接挑战?而旅行是一个很好的可能找到答案的方式。

钱俊曈华山个人照

高三毕业,毅然决然的踏上了骑行滇藏线的旅程,走进了藏在梅里雪山腹地如诗如画的藏族村落雨崩。大一的暑假,又孤身一人搭车青藏线,骑行环绕了美丽圣神的青海湖,徒步穿越了号称世界最后的莲花密地的西藏墨脱。大二的暑假,参加西沙群岛的一个保护濒危珊瑚志愿者的项目。去年年底,在台湾自行车节期间,又环绕着风光秀丽的台湾岛骑行。每一次奋不顾身的远行给出了最好的答案,一次又一次为梦想的旅行,则能寻找到更好的自己,更好的面对接下来生活中的挑战。

高三结束后的长假,我第一次独自长途骑行滇藏线,冒着种种不可预知的危险,义无反顾的开始了旅行。从214国道再经历到318国道,行过白马雪山,走过邦达七十二拐,驶过米拉雪山,最终到达拉萨。对我来说,翻越的不止是现实世界中那些鬼斧神工的自然山脉,更是逾越过了内心中的座座大山。骑行了滇藏线,使我的内心更加坚韧,也让我更好迎接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中的种种挑战。

大一的时候,充满着激情度过,参加足球队、加入学生会……做的每一件事,都带着无与伦比的热情和昂扬的斗志。当然这过程中也遇见过迷茫,也会感觉到无聊,这本身就是成长所赋予的各种各样的烦恼。或许,有时候并不知道成长是什么。或许成长,就是一个人的旅行!大一的暑假,我再次只身一人独自启程。搭车青藏线,在公路旁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四五个小时。一次次的拦车、搭车,磨练了意志,也因此变得心更大、更稳。环青海湖,为了看见被人看不见的青海湖,花了三四个小时登上了少有人登上的山。为了看见少有人看见的风景,只有经历少有人经历的磨砺。徒步走进了墨脱,原始深林,高耸的雪山,被蚂蝗咬得鲜血淋漓,双脚都扭伤了,但依旧坚持了下来。才明白,成长需要坚持,成长就是在这不知不觉的坚持当中变得模糊,最终成为了人生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大二的暑假,旅行变得不像旅行。我开始以志愿者的身份前往西沙群岛,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旅行,更是肩负着保护濒危珊瑚,树立公众环保意识的公益使命。岛上的生活远不如大城市滋润。然而就是在这海天一色的自然景观中,我们才能体会到早已丢失了的自己的本来面目,被尘蔽的最初的梦想。西沙群岛有着美丽的海岸线。清晨撑着船出发,傍晚暮色四合而归,看看沙滩上的星空究竟是什么样子。阿甘正传中,珍妮弹着吉他款款浅唱:“一个男人,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西沙群岛的旅行是一场非常意义上的旅途。从一个人的骑行,再到一个人的徒步,最后到充满公益责任的远行。用三年的时间见证了一个男孩成为男人的真实轨迹。

有的时候,一味的向前并不能让自己走的更远,有的时候短暂的回归却更有助于正视自己的生活。在结束环台湾岛的骑行之后,我开始给自己定下2015年要看一百本书的读书计划,也每天坚持跑步5公里,准备参加马拉松。无论怎么样,要不健身,要不读书,千万别说无聊!去旅行也罢,不断的自我积累也罢。我们始终行走在人生的旅途上,坚持,终究会到达终点!

徒步墨脱

青蜜访谈

青蜜:十八岁开始你的远行,正好的年华走上美丽的滇藏线,当时为什么选择滇藏线?

钱俊曈:十八岁至今,别人也许认为我是一个梦的追寻者,可是我自己更觉得自己是一个人生意义与价值的探索者。十八岁,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我不顾父亲的反对,却依靠着母亲的支持,骑行了滇藏线。原因很简单,想骑车去拉萨的原因是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湖南晚间新闻播报过一位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骑行了青藏线,而我选择滇藏线的理由也仅仅是因为看过了《转山》。或许这就是第一次寻梦的一个过程,因为这是我那时的一个梦想。

青蜜:第一次远行就选择滇藏线算是勇敢尝试吗?

钱俊曈:滇藏线肯定是一次勇敢的开始,十八岁的年纪懵懵懂懂,也没有太多的顾虑,想做一件事,我便勇敢的去做。

青蜜:每年骑行进藏的人非常多,但很多人都中途放弃了,你有没有想过放弃?

钱俊曈:当时我出发的时候体重有一百公斤,骑得车是一辆二手的美利达勇士600,在当时还不算拥挤的318公路上,这个配置也算是比较差的。一年前听过刘强东说过一句不怎么知名的一句话,“所有的失败,最终都是人不行“。这句话,带给自己的感觉得是话糙理不糙。一些更加专业的装备可能会帮助你更加轻松更加安全的完成你的旅途。可是我更相信自己的坚持,我坚持到了拉萨,完成了自己的滇藏线。到拉萨的时候我只有八十五公斤,整整瘦了三十斤,我想这也是对我将近二十天的日子里每天中午吃压缩饼干的最回汇报。

这句话如果说算不上改变我的人生的话,起码算是影响了我以后很长时间的生活,可是只到今天,这句话还是依旧发挥着它们的作用力。在大学里,见过大多数的同学总是在等靠要以及匆匆就放弃一些本不该放弃的事儿。我认为我是幸运的!我总是很主动的去试错,也很坚韧地不断坚持。

青蜜:你第二年再次进藏还去了墨脱,能讲一讲你徒步墨脱的经历吗?

钱俊曈:第二年,大一的那个暑假我又出发了。因为有滇藏线的基础,爸妈都是放心。可是自己却在这次的旅行中的感受大不一样。从绵阳搭车去了西安,再搭车到了兰州,最终搭车青藏线到了拉萨,这次准备徒步进入中国最后一个还没有通公路的县城——墨脱。为什么想去?可能是因为骑行滇藏线时没有能够徒步墨脱的一个遗憾吧!第二年一定给补上!也算是探访莲花密地,这也算是自己的第二个梦想,证明自己。

七月的多雄拉雪山上还有积雪,在翻越它的时候,我感受打了大自然雄伟以及人类的渺小。翻越多雄拉的期间要经过几个流水冰冷刺骨的瀑布。选择是从瀑布边缘的大石上跳过去,这样会有滑倒摔下瀑布的危险,还是选择涉水过去,但是这样必须要忍受刺骨的冰水,这样却比较安全。我选择了后者,因为这样的环境让我想到了我的爸妈,我想到了生命的脆弱,我突然有一种对不起父母的感觉!确实是太危险了,墨脱的难度真非浪得虚名。当时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一定要活下来。我不能被流水冲下瀑布,不能滑倒掉下山崖,也不能在塌方区里被落石砸到。感觉这次的徒步,成长最大的是自己的情感,或者说自己多了更多的牵挂。不再是骑行滇藏线的无所顾忌,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责任。当时真正的是暗自发誓,自己如果能够安全的出去,自己就不会再去这么危险的地方。翻过了多雄拉,越过了蚂蝗区,忍受了脚扭到的疼痛,最终还是安全的达到了墨脱。

后来,我都始终的不再去更加危险的地方,但是我依旧怀恋在路上的感觉。也许我对危险的界定,可能是自我的实力不够,但我始终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的强大,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去下次的旅行。

青蜜:除了每年假期的旅行,你平常在校园中是怎样一个人?

钱俊曈:停下是为了更好的出发,在平时的生活中,能够认认真真的去生活,去体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积累。我更希望的是过好现在的生活,做一个懂得生活的人。如今每天八公里的慢跑,还给了自己一个2015年要读100本书的目标。从给自己梦想的人,变成了一个想要帮助他人实现梦想的人。做一个充满正能量,一个可以帮助养成好习惯的人。希望追寻人生的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梦想,或者说自己的梦想也就是追寻人生的价值。

责任编辑 / 林洪进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