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菊韵:唯拿铁和艺术不可抛弃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26日 11:14

我在与Milk初次见面的时候,了解到她正在申请新西兰打工旅行,有很大难度,但无法不去一试,我深知像Milk这样的自由鸟,新西兰太适合她了。之后她发朋友圈说失败了,我心里为她遗憾,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她。再次聊天,她竟然又神奇的搭上了新西兰打工旅行的末班车,原因竟然是有人材料没审核通过,被她抢到了下放名额。事情有点戏剧性,但我明白,对于这样的自由鸟,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

                                                    李菊韵

关于创始人

她叫Milk,真名李菊韵,一个爱旅游、爱摄影、爱话剧、爱搞怪,宣称“唯拿铁和艺术不可抛弃”的普通的2B文艺女青年,但另一个身份,她也是北京林业大学第一个旅游社团——Safari的创始人。她18岁那年一个人硬座57个小时去了西藏,并在接下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游历了尼泊尔、甘肃、青海、湖南、广东,二十岁这年申请到了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重新出发。从热爱到厌倦,从迷茫到蜕变,对于旅行的意义,她在思考,也在成长!本文的访谈内容有Milk的肺腑之言,也有她挚友凉亭(化名)的暖心发声,只言片语只为呈现最真实的milk,最纯粹的经历。

旅行途中的Milk

青蜜访谈

青蜜:你觉得Milk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

凉亭:我在两年前认识Milk,我想我是了解她的。她一直独立却也时常挣扎;她追寻自由,却又被无数繁杂琐事绕身,所以有时渴望摆脱俗世枷锁,却始终深陷其中。她是一个有很多维度的女生,而且每一个维度都立体而真实。和许多有故事的女同学一样,她兜兜转转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刚成年就支身去异国长途旅行,对敏感尖锐的社会问题持以极高的关注度。但同时她也和所有平凡世界里的女大学生一样,焦躁、迷茫、孤独,甚至有时陷入沉沦。但我深知她热爱旅行,并视旅行为追求自我的一种力量源泉。旅行不是梦想,不是虚夸的炫耀资本,亦不是小确幸心理下的莽撞出走,它是贴近真实生命最快捷和直接的一种方式。我想,Safari于她而言,或许是归途——不忘初心、剔除浮躁的表层、重新定义的旅行的意义;但更像是启程——是携有沉稳仁厚的本心,和你们一同出发的、一起摸索的另一条道路。

青蜜:怎样的经历使你想到在北林创办Safari?      

Milk:我从小就热爱旅行,但是十八岁以前的旅行机会并不多。十八岁那年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终于可以正式接管我的人生了。因此,从十八岁成年开始,我开始了我的背包之旅,从西藏到尼泊尔再到泰国、韩国。我在西藏的那些日子,虽然没有体会到传说中的心灵被洗涤、灵魂被净化的深刻感受,但那趟旅行却是我生命中永远不可磨灭的回忆。当时在雪域高原之上,我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但是发烧到半夜被几个陌生人叫醒去打点滴,以及一路上素昧平生的旅人对自己的关心和帮助,都让我感慨万千。

我热爱这种在路上的感觉,可以丢掉生活中的网络和手机,可以不去理会城市中的纷纷扰扰,一切都是未知和陌生,我喜欢这种短暂逃离的快感。可是之后的旅行,人们会开始期待我的下一个目的地,而我的旅行也逐渐转化成以舒适的食宿和快捷便利的交通方式为主的观光游,我开始不断发朋友圈,自拍并外加一句很矫情的话。我发现自己旅行的一路,只是在不停地满足别人的期待,只是为更多的赞。旅行成了炫耀的资本,是否出国以及是否跨洋成了丈量旅行深度的标杆。不再是逃离原来的生活,反而被原本的环境死死地困住,我的心在朋友圈的点赞数量上,而不是途中的风景。

我开始厌恶这样的旅行状态,后来,我告诉我不要再这样盲目地旅行下去,我一定要搞清楚,旅行的意义到底何在?否则,我不会再出发。后来一个很巧合的契机,我创办了Safari,因为Safari回答了我的困惑,是Safari让我豁然开朗。我要用这个平台去传播一个理念,不要将旅行与其他混杂的目的挂钩,想想旅行中的自己,追求的那一份纯粹的东西,那就是旅行的意义。

Milk说希望将Safari打造成一个平台,一个交流、分享和教育的平台,一个呈现和平铺旅行以至生命意义的平台。在好友凉亭看来,Safari更像是一个媒介,令人去思考扁平大学生活之下的各种可能性,它不虚张,也不畏缩,它会引领我们顺服内心——通过仔细审思确定自己想要的人生;也或许只是告诉我们如何抚平内心——以旅行作为另一种生活状态。

关于那次刻骨铭心的尼泊尔之行

有人说尼泊尔是个脏乱差的国家,根本不值得一去。我却不以为然,脏乱差或许只是一个经济较不发达的发展中国家的外在呈现,她的经历告诉我,尼泊尔不是别人眼中那般脏乱差。

尼泊尔是个热情的国家,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温暖。这温暖来源于人与人之间无隔阂的交流。过去在国内的冷漠在这里不见踪影。这里的热情,让你放下自我,却不会忘掉自我,因为当地人热情的招呼会让你知道你还活着。

看到车窗外的小女孩看着你时,你会主动笑着对她打招呼,因为你知道她那目光充满着友好,然后你会收获一个比你热情十万倍的笑容,附上一张缺了几颗牙的嘴。

你会在十二点半漆黑空荡荡的街上完全信任陌生男子的指路,并大声地重复着他的话“china and Nepal 朋友!”你会放松自在的在酒吧听着隔壁桌那个曾在中国留学的尼泊尔人用纯正的中文讲述他的故事。你会毫无戒备地相信一个喝醉了的吉他手告诉你I like Chinese people。

你愿意相信这个国度里发生的一切。因为你看到这里的人总是面带笑容。他们热情、善良、友好、纯朴。一不小心你就会被他们的热情感染,嘴角早已开了花。那个走在大街上唱着“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的印尼混血女孩帮你在手上画了一束花却居然让你随意给钱,她的赞美或许别人会以为那是商业技巧,你却愿意相信这是表达友好的方式。因为她那诚恳的双眼。

那个站在店铺前的年轻小伙,看到你就喊marry me。你不会难堪,甚至会开心地回应yes I do。那些主动用中文跟你打招呼的店主、出租车司机让你完全忘却在国内被锻炼的炉火纯青的用来拒绝别人的扑克脸。那个多次伸手向你要钱都被你拒绝却在你被猴子袭击时出手相救的小男孩,你没有像对待国内掏钱者一样冷漠离开,而是停下来对孩子说“To earn it by yourself,be powerful ok?”让你暖暖的是,他露出雪白的牙齿,笑着说okok。

有人说尼泊尔就像中国的一个省份,因为到处都是中国人,到处都是会说“你好”的商家。虽然尼泊尔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狭窄难行的,但即使两车相遇险些出现摩擦,双方司机只会微笑提醒对方小心。在中国,或许双方不管伤势先吵一架。

虽然尼泊尔没有造价不菲的铁架支撑起电线,即使是在首都,电线也只能靠矮矮的水泥杆架起。让城市看起来杂乱无章,电线虽低却没有偷电线的。虽然尼泊尔四处都是动物,牛走在大街上,狗三五成群地躺在过道中,猴庙里的猴子肆意乱串,好一个猴间天堂,鸽子祥和栖息,才不搭理你心情是否愉快。动物也成了城市的主人,那得取决于人类怎样平和的态度?人畜并排走,在国内或许只有动物园里的驯养师有这本事。

尼泊尔有他自己的魅力,魅力藏在当地人善良的笑容里,藏在三亿多尊神里,藏在山水冰川里。我丢了钱包,里面还有护照,小男孩追了我一路还我。我吃一顿饭掉了三次钱,都被当地人提醒。尼泊尔并不发达,大街上大多跟国内报废汽车似得,路上最漂亮的却是校巴,坚硬结实,没有超载,一人一个座,有的校巴还有军人在里面。尼泊尔并不算非常干净,自来水煮熟了也不能饮用。他们大街上没有垃圾桶,但是不管是市中心亦或是再偏远的山区,任何商铺或公共卫生间都要比广州火车站的卫生间干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就看他的厕所。尼泊尔人并不富裕,但你没有零钱,店主会愿意直接把大饼送你吃。尼泊尔的国家福利不算好,但孩子上学免费,校服、书本免费,路上的学生都是穿着漂漂亮亮崭新崭新的校服。

我想说,比起冷冰冰的高楼,我更喜欢充满人情味的小街道,中国的经济比尼泊尔发展快几十倍,但在某些方面,咱们确实不如人家。为什么人家看起来像一个车道的公路里两车险些相撞两司机仍能笑面以对,中国人你急什么?为什么人家不富裕却拾金不昧,中国人你贪什么?为什么人家没有垃圾桶的大街也没有咱们某些地方脏,洗手间都要比咱们的干净。国家是由一个个的人构成的,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体现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体现在国家的细节里。

我只在尼泊尔待了一个星期,当然看的都是很表面的东西,以上所述或许有些会有失偏颇。中国是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对她的观察不免更细致些。按自己完全不成比例的观察时间就此这样把两个国度进行比较,显然对中国不公平。但本身按两国的经济发展状况看,尼泊尔本身就不能与中国相比。经济能力不过是国家的外衣,我们脱去外衣,看看组成国家的这一个个人民,对比对比他们的心,他们的人性。

对比是为了进步,严苛的评价是因为爱之深痛之切。

我想,中国人还有很多值得进步的地方。

18岁时的Milk,独自一人在尼泊尔旅行,旅途中的点点滴滴都会被她记在自己的日记里。

关于休学打工旅行

我从来不希望要靠父母的供养去完成我的旅行梦想,我更不希望把旅行与享乐、挥霍扯上任何关系。所以,我18岁那年去西藏,为了省钱,坐的是57个小时的硬座,腿肿、呕吐、发烧,但我是快乐的。20岁这年,我要去新西兰。休学一年,打工,旅行。

父母质疑,担心我不能完成学业,担心我的安全,担心我打工吃苦。很多人会觉得说,你干嘛要浪费那一年的时间去折腾,做一些廉价劳动力的工作,又苦又累,不是去找罪受吗。是的,打工也许会很苦,异国他乡。但是这是我知道的最廉价,又能最深切体会当地生活的一种旅行方式,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

像两年前一样,我跟爸妈说我要一个人去西藏,爸妈一开始的态度相信大家都能猜到,反对。当时为了让妈妈放心,我掏出小刀对他笑笑,说,你看我有武器!这一次,我对爸爸保证,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吃苦的,我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最坏的打算就是我熬不下去,我放弃并提前回中国。我不知道我去了我会怎么样,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去,我一定会后悔。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我生在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有非常开明的父母。Milk感叹,自己一个女孩子,从广州跑到北京上大学,去西藏,去尼泊尔,去休学打工旅行,去任何想去的的地方。自己的经历不算疯狂,但也从来没放弃过追逐梦想。很多人会羡慕自己的旅行,而我明白自己只是比许多人多那么一点点的勇气。我把生活归于当下,把梦想放在此刻,放在成长的每一个脚步中去实现,而不是丢到未来。18岁踏出国门是我给自己的成年礼物,而20岁冲出亚洲则是在祝自己奔三快乐!

责任编辑 / 冶禹军

青蜜——面向未来的通才教育。

合作联系 | 青小蜜个人微信号: qingmijiaoyu
登录成功